+

∷一晌年光∷

瘋狂旋轉720度

廢柴骸

Author:廢柴骸
囧囧自有神!
雷雷更健康!

有顯示亂碼問題的親,請用IE. 此乃腐女子+半宅之地,絕對女性向。無條件支持赤西仁總受,鳴人總受, 戀次總受,三橋總受,L總受,蛭總受, Dean總受,ETC

過路人愛聼不聼


MusicPlaylist

有愛之地

應援團 龍門客棧 培養皿 隨緣居 8018山雲同盟 天窗聯盟

過路人留言


陳年舊事&記事分類

陳年舊事

記事分類

BO内検索

過路人計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喜歡看到結局。

前兩天很忙的時候,和一小說雜誌的編輯聊起自己很想寫的驚悚小說,最後被評論沒有爆點的說。
然後當聊起這個故事的結局時,編輯很哈皮的告訴我“這個好!好期待哦!”
我囧,然後反思了一下,其實我是真的很喜歡構思結局。
一個故事如果不先想到結局的話,對我來說前面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那些鋪墊,那些起伏的情節似乎都是為了一個既定的結局在服務。

雖然是這樣,我卻在大部分時候半途而廢,非常沒有毅力維持一件事。
談戀愛也是一樣,以前的BF恐怕到現在還很囧我的行為。那時的同學過了很久以後在北京與我成了室友,她問過我,對那個我們都認識的男人到底是怎樣一種想法。
我沒辦法回答。
喜歡麼?如果真的喜歡的話,怎麼會那麼快就厭倦了?還是本性就如此,沒得到的東西才十分渴望,到手的立刻就變得無價值且無意義。
還是說,我只是沒遇到那個讓我覺得和他一直在一起也不會感到無聊的人。
對我來說,這個人現在是x-box,笑。機械質感的BF不是很性感麼?還是白色+色有透明質感的禁欲派哦。

最近這邊的天氣很冷,我開始懷念南方的生活,朋友要結婚了,我卻不知道能不能請假過去。其實我也不太想過去的,總覺得見證那麼一個重要的時刻太沉重了,不如等一切都過去時,和她一起喝杯茶,聊一下從前我們都很年輕時的生活。
我這麼想很自私吧?我知道你很想見我,但是我有些害怕。
因為你是我無論如何也不想失去的那個人。

我是機械白癡!

妄想在被窩裏打遊戲,於是哈啤的打算用顯示器湊合一下。

各位親愛的如果了解我傢的情況,都明白我房間在怎麽一種淩亂的狀態下,而我又是怎麽生存的,總之電視已經被我請出了狹窄的房間,現在換成了普通又廉價的電腦顯示器。

問題就在這裡,廉價的顯示器配上一點不廉價的AVG接綫,360的畫面就是一片雪花。

TAT 請問了專家(貓叔)后,人家給出了“其實我不推薦AVG,請用HDMi接口”的答案。

於是痴呆的我發現一直被當成USB接口的竟然是HDMI,最可悲的,旁邊碩大的四個字“HDMI”我從來沒發現過!

我是天然呆麽?!(其實只是機械白癡。)

爲什麽在花100多大洋前沒有咨詢一下呢?機械果然不能被小看!TAT

請各位在整治機械物件前一定要詢問專家。

如今稿子超數還要繳稅?,自由撰稿的日子也不好過

悲劇。

小莫媽媽今日跟我說稿子超數要繳稅,簡直是噩耗。還讓人活麼。財大氣粗的地主老財們偷稅漏稅,我們低收入的反而老老實實的在履行義務,沒天理了。

自由撰稿日子不好過啊,政府也給條活路吧。

也衹有在FC2才敢說這麼不和諧的話,警察叔叔不會來敲門所吧?

前兩天在恐怖片的群裏被叫成了阿姨,心情複雜。雖然晉升到阿姨級別已經好幾年了。朋友要結婚了,想起來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就老了。

我在想,當初我要好好學習的話,是不是就不用回到這裏,可以過自由自在的日子?妄想,十有八九還是會被召喚回來。

人這輩子,很多是迫不得已作出自己的選擇。到頭來,聰明人埋怨別人,為自己減輕負擔。可我做不到,因為選擇不是刀架在脖子上就必須做的。怨婦潑婦不是我的角色我很清楚,有些事是不屑去做的,可能在大部分人眼裏看來很傻。

可是人活這一輩子,總要圖點什麼,他們圖的我看不上。清高點說,性格使然也沒有辦法。

聰明人有聰明人的活法,傻人的日子一樣也點過下去,渾渾噩噩的日子倒也沒什麼不好。

被毒蚊子咬了31個包,心情煩躁

前天加班,在戶外站了倆小時被毒蚊子咬了31個包,導致目前心情異常煩躁。

感覺隨時會抓狂的樣子。其實我這種任性又神經質的人,對不上不下的瘙癢感最受不了,很想找把刀子把包都剜下去。

最近在整理以前的文,很多都找不到了。以前隨手就刪掉的東西,現在很想都收集起來,那時只看重銀行卡裏的數字,現在開始懷集了,真應該都標明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刊物上發表的才對。

不過整理的過程也很有意思,一邊看著以前的文一邊想“這可真是個裝B的家夥啊”。嘲笑自己很微妙,總感覺是長大了。

目前留在電腦裏的文章大多是07年之後的,那之前的文章估計是找不回來了,算了,都是浮雲嘛。其實文章裏估計衹有1%是我想寫的,剩下的全部都是為了零花錢。兩者之間的區別還真是明顯啊。我很偏心嘛,喜歡的東西就真的有用心在寫,其他都敷衍了事。

整個過程裏最有趣的是上網google,看到自己的文章被轉載很奇妙,因為大部分都沒有注明作者啊。寫過一篇《大劍》的文,竟然成了BO的標題,連上面點綴的文字乾脆都是從文章裏摘抄的,我是不是該得意一下啊?這裏面也有很囧的,有個轉載我了《Nana》的文,一樣是沒有標明作者,下麵的回帖裏真有人煞有介事的問LZ“這篇博客很早就有了,轉載的應該標明作者啊!”

我很想說“雖然我很感謝你,但是那篇博客也是轉載我的文章,並且沒有著名哦。”

不過當我googel一篇七夕文時,真是百感交集了。這文我是應要求在一夜裏完成的,一夜萬字的質量,咱都知道哈。裏面我湊字數湊出來的詩(如果能算的話)也被單獨摘抄出來轉載,真是不知道該哭該笑。不過最讓我詫異的是這文當初在某本雜誌上發表的時候,筆名竟然是“星墜”。我用過這麼文藝的名字麼?!還是說當初我太困了,乾脆連筆名都沒寫……?!

自己喜歡的文沒有被轉載,那些賺錢的酸文還挺受歡迎,這點讓我有點無法接受。不過,這些亂七八糟的小事現在看起來也覺得很好玩。

雖然這些文章拿出來我也很不好意思,但是還是覺得有必要總結一下,看著自己曾經寫過那麼多東西,還是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可以貼出來的我都會一邊整理一邊發在BO上,有的實在自己看著都丟人的就加了密。這些被知道密碼的朋友看到也無所謂,就當我提供了一則笑料,大家笑笑就好,畢竟是我自己看都覺得囧的東西。

一同貼出來的還有些同人和零碎記錄,因為知道填坑的可能性基本等於0,所以也不吝惜的全部發出來。那些曾經掉進去的親,我真的很抱歉。當初發誓要年更的心絕對不是假的。

太容易作出承諾不是件好事。我要是男人很可能就是輕易求婚,然後落跑的類型。

昨天晚上去看了住院的奶奶,她這兩年從醫院裏出出進進也好幾回。奶奶大概在不了多久了。
我想我是比較冷淡,否則不應該這麼冷靜的考慮這些問題。

小的時候奶奶很硬朗,會把雞蛋碾碎摻在牛奶裏給我吃,因為我很討厭雞蛋的味道。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什麼都沒了。我現在真到了倒數的年紀,還有幾年必須結婚,還有幾年滿30歲,還有幾年必須生孩子(我討厭小孩,尤其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自己身上那些缺點想著還要遺傳下去,我就受不了)。數著數著其實也就數進那小盒子裏。

到我要死掉的時候,如過想著“一切都沒發生,我這輩子其實還沒有過”,那會不會很可悲?

我是怕死的,小時候躲在被子裏就想“跟死了一樣,什麼都看不見”。睡在身邊的人如果有一天死了,就再也看不到,自己死了,那些喜歡的東西就再也看不到,都很可怕。

可是現在我更怕死之前覺得這一生毫無意義。




3號準備結婚,心情很微妙

其實今天被3號敲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就有了這種預感。
只是不太明白,從認識到決定絕婚才半年而已,這樣的結果我多少有點詫異。
但是只要這是她的決定,那我想她應該好好考慮過,剩下的也不用我再多說了。

以前我覺得做朋友,是要了解的,而現在不知道爲什麽我覺得問再多也沒意義,不如支持她好了。
但是心境依然很微妙。
我們是很相似的人,對“固定關係”這四個字有莫名的恐懼感。
我想她是被歲月逼到了頭,早晚我也會有這麽一天。

不管怎麽說,既然3號決定結婚了,我就很希望她能幸福。
雖然我不太相信婚姻和愛情這回事,我依然希望她能在這種根本無法確定結果的關係中得到她期望的一切。
我們是朋友,或者說是這一生的摯友。
正因是在那些張狂又瘋癲的日子裏相識相知,所以在往後平凡無味的生活中,我依然想如年少時一般,毫無緣由的支持她,並祈禱一切好的結果。

肉麻的說一句,我很愛你哦,3號。
因爲我們一起走過了那些曾經最美好的年月,我沒辦法不去愛你,哪怕你是個准已婚婦女。
笑,然後慟哭。
TOP  ≫ NEXT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