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BlahBlah □

我以低俗為樂且以低俗為榮

大概是前些天某个夜里,我吃着乐事看了Brent的Crush school boys,要不然就是School boys Crush,记不大清楚了。

Porn这东西其实和其他消遣品是一样的,比如我爸喜欢斗地主,我妈喜欢听一万个理由,或者3377在网上娱乐了一把大众。

现在爱看Pron的人多,我一学妹只要开口没有她弄不来的,这也不怪她,只能怪现在网络发达,在msn上喉一声,全天下的同仁都知道你想干嘛。于是不出三天,所有人都来问我,你怎么不看Coat West,改了Brent了啦,我只能回答,无聊呗,麦当劳吃多了我还想吃吃肯基呢。

我在网上看了个关于A片的解释,说是American的片子,综上所述,中国每年都引进A片啊,今年还有一个叫《Transformers》。这话说得没错,一旦涉及到敏感词汇,人们就习惯性的往最不堪的地方想,这叫啥?

意淫。

越不敢明着说吧,私下里越好奇,开了门缝只露出一只眼睛来偷窥,看不见的一概意淫了,所以A片我们往往不想American片,只想扫黄打非。不过不要紧,还有曲线救国这一招,咱可以看艺术电影啊,明目张胆的用40存液晶电视看《裸体切割》,有人闯进来也不要紧,这叫艺术。要不然,咱看看《O的故事》也行,连书皮儿都不用包。中国性学大师李银河也说了,这叫艺术。

毕加索滚了这么多女人,怎么没人说他是非,人家是艺术家,画半张脸也叫艺术家,有人说了,看不懂毕加索就边待着去,难怪至今还有包括我在内的这么多人走路靠边呢。艺术的原动力是性,这叫光明正大,于是只要是不敢明明说的,只要冠上艺术之名,总有人膜拜。

朋友去三亚,临走的时候我嘱咐了一次又一次,别上当受骗啊,那里得很。结果没两天,人家乐颠颠发个短信来,说是给我买了对耳环,得,我也跟着乐颠颠,便宜谁不爱占啊,这就跟我送了另一个朋友《哈里波特百科全书》,她也美得屁颠屁颠是一样的。

俗人!都是俗人!

可不是,俗不可耐!我补上一句。

背地里,还是照样看Porn,看大片,照样拿着《哈里波特》流哈喇子幻想自己也能坐着厨房角上的扫帚飞上天。

这就叫阳奉阴违,有什么办法,谁叫现在就不能露出点俗劲儿呢?随便谁谁谁都能站在路边上戳戳你的脊梁背,为啥?

因为你是下里巴人,上不了档次。

现在人说了,不能喝啤酒不够小资,要喝红酒,每天吃土豆炖牛肉之前喝上一大杯,这叫会生活。也不能看《达芬奇密码》了,那个太流行,愤青现在都不兴去看《麦田里的守望者》,人家都与时俱进改成《在路上》了,为啥?还不就是走马路上抱着一本米兰昆拉才有深度。

这闹腾的,胳膊往哪放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了,尼采这疯子都知道“活得使你渴望再活一次,这样活着是你的责任”,我这正常人就不懂。

要不就是尼采没疯,是我疯了。

* 「BlahBlah」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11/14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