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Pieces □

連名字也沒有的又一個結局

那以後,他每隔一年都要去赤峰山轉轉,那人不讓自己進穀,那在穀口嗅嗅同樣的露氣也是好的。有的時候他也嘲笑自己,為什麼當初不這麼執著。
三年又三年,數不清是第幾個三年的春天,桃花撒了滿山。他再來到這裏時,穀中是死一般的寂靜。
他放了膽摸進穀,那裏布下的奇陣已然荒廢,空蕩蕩的。心口開了個洞,一呼一吸,風呼哧呼哧的穿胸而過,從骨子冷到表皮。
那人原來已經走了,不在這世上。
山腳的下的村婦說,上年冬天大雪封山,他家男人熬到雪停就送糧食上去,那人已經去了。
他哭不出來,幡然醒悟那時抱著腰求他回來時眼淚已經流盡,現在只覺得澀澀的疼。
他問,那人就沒留下什麼話?
獵戶搖搖頭。
他又問,屍首呢?
獵戶驚訝的瞧他,說:“大雪封山被豹子叼去,哪還有屍首?一石室烏突突的血,連根骨頭都沒剩。”
他傻了,原來,那人連點渣都不想留給自己。
那年夏天,他收拾收拾東西搬上了桃花穀,在那烏突突的石室住下。
他總覺得那人沒死,在這山裏的什麼地方撇著嘴笑話他。
“早知如今,你當初為何不多看重我一些?”
可惜,那之後的幾十年,他卻再也沒見過那人,連個影子都沒有。

=============================================================================
我的電腦裏存了很多這樣莫名其妙的片段。

* 「Pieces」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4/17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