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BlahBlah □

【linkin park】MxC 夏威夷

夏威夷

Chester不喜歡清水,因為那種太過清的液體總包含著一種他捉摸不透的味道。隱隱的腥膻,滑入口中時候他總忍不住去想有什麼屍體曾浸泡在這口水中,漸漸腐爛化成肉眼看不見的分子。他喝下去,這種見不得光的分子就開始侵蝕他的肉體,在他的體內修築了巢穴,剜不走也割不掉,變成一塊毒瘤。
“喂!”
耳邊一陣翁鳴,Chester手一抖,塑膠製成的礦泉水瓶就跌落在地上,濺出一塊暗灰色的陰影。他突然覺得自己安全了,好像身上從此少了一塊腐臭的囊腫。
Mike滑坐到Chester一旁的椅上,順手用粘著灰的棒球帽蓋住前額,長長的帽沿擋住了正午灼眼的陽光,正好讓他可以假寐片刻。
“我說……”
“什麼?”Mike挪了一下身體又向下攤了幾公分,讓身體成自然的曲線掛在椅子上,雙手交疊墊在頸下。
“你有沒有覺得水有股怪味?”
沉默了片刻,Mke坐起身,手指捏著帽沿在前排座椅上輕輕磕著塵土,“你知道豬肉絛蟲麼?”
“那是什麼鬼東西?”
“一種寄生蟲,在豬肉裏的。人吃了之後,有的能長到你的腦袋裏去,老天,腦袋會變成那該死的蟲子的窩,然後……”
“然後呢?”Chester把腦袋架在手掌上,側首仰視著Mike隱藏在陰影中的臉,“然後呢?”
“然後,然後就死了唄,”Mike站起身,將棒球帽重新扣回腦袋上,“你還吃漢堡麼?”
Chester覺得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看著Mike的背影,Chester忽然覺得晚飯吃什麼是比水中的詭異分子還讓人頭疼的問題。這就好像Mike這個人,他糾結了好些日子,撓破了頭也不明白那顆有著一半亞洲遺傳因數的腦袋裏都裝著些什麼東西。
DNA是很微妙的,Chester明白這種肉眼看不到、要用顯微鏡放大成千上萬倍才能勉強尋得蹤影的小東西其實控制了很多事,比如,為什麼他會覺得水有奇怪的味道,再比如,為什麼他會對Mike深不見底的眼睛著迷。


=================================================================================
我攛掇3號和卡夫卡寫搖滾樂的同人,結果衹有老卡一個人完成了。
3號寫了個比我這片段還短的序,該打。











* 「BlahBlah」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6/08/14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