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Pieces □

【突突】袁高

高成一拍胸膛,騰的一聲悶響,特有底氣,“嗨,又來啦?咋樣,咱師偵夠爺們兒吧?”
“拍得還挺實誠……”
叼在嘴邊的煙頭換了一個手,一看就特敷衍的點了點頭。
高成這火氣蹭蹭地往上竄。
“你就瑟吧你,你們死老A牛是吧,這連著俘虜三回了,明兒我就扛旗向上頭邀功去,頒個錦旗我掛牆上寒磣死你們!”
袁朗心想,你這破罐破摔的態度怎麼一點沒變啊?
“那我們休息室回來也點騰騰地方,這趟怎麼又點整個1:9什麼的吧?”
“你、你、你,我說你誠心是吧?”高成伸出半截手指頭憑空戳了半天,突然靈光乍現,“厄?我說你不會是就為了氣我來的吧?這什麼戰略啊?”
“連長,亂敵之心!”
“亂……得,得,得,你跟這添什麼亂。”

“要不,你來我們A隊得了。”
“啥?你寒磣我呢吧?我這老胳膊老腿的。”
袁朗食指磕磕煙頭,“要是比,我比你還老三年吧?”
高成一尋思,到也是,憑什麼他折騰得起,自己就不行?
甘小瞧著連長明顯動搖,趕緊擠到他身邊,“連長,你可別丟下我們不管啊!我說許木木,對,說你呢,別拿白牙閃我!我說你們老A乾脆點,改名叫鋼七連得了,挖完兵還帶挖領導的。”
“去,搬你的戰利品去。”
高成指指地上袁朗自願貢獻的三箱液體炸彈,“我告訴你,你從我這整走的,就給我看好嘍,不然下次俘虜了,我就虐待戰俘!”
說罷,拎著帽子空揮了幾下,就算是說過再見了。還沒邁兩步,高成又轉過身來,“嗨,我說,你不會是為跟削南瓜似的削我一頓才讓我去死老A的吧?”
元朗一愣,到沒想到自己為啥突然動了這念頭。
“真他媽的玩陰的,這都能想出來,我不上當!”高成咬牙切齒的把帽子在大腿上抽打了兩下,反手指著袁朗的鼻尖,“你等著,下半年軍演,不好好收拾你!”
高成好像忘了,這兩年軍演的戰損基本都維持在1:9。吳哲將捆好的解碼器塞進包裏,抬頭正看見高副營長氣哼哼的背影,甩著個豪邁的外八正步,在看看自己的隊長,噗哧一下,沒控制住,樂了。
“隊長,這回回放養,高副營長都讓你整出被害妄想症來了。”
袁朗這才回過神來,反正把帽子扣回頭上。
“那個,齊桓啊,回去搞個負重越野,讓咱們的老兵也和新兵一起練練。”
“嗨,這可是假公濟私啊!隊長,你這液體炸彈都這麼順水人情送出去了,不帶還來折磨我們的啊?”
袁朗一屁股窩進車裏,帽沿下的眼白鋥亮,“上車。”
吳哲一嘬牙花子,低頭吟了一句“真是春夢了無痕啊。”
許三多沒聽明白,樂呵呵的瞪著成才,見他雖然沒笑嘴角卻掛著個淺窩,剛想問,成才拉過許三多的衣領,把他拽上悍馬駛離了師偵的營地。


今年剛入伍的新兵還不適應軍演,剛出口的哎呦聲傳進甘小寧的耳朵裏。
“哼唧什麼?我告訴你,這不叫什麼,忙起來首長也得跟民工一樣,擱牆角蹲著吃飯!”
話音剛落,斜眼就瞟見高副營長端著飯盒頓在牆角裏抬眼看他,手裏的筷子還僵在嘴邊。
“連長!我,我,去,看很麼,辦東西去!連長……”甘小寧笑得倒退50年人民群眾都知道他一準是漢奸,“我這不是……”

==============================================================================

片段合集,取名1234567……我還真是省事……







* 「Pieces」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9/30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