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Pieces □

【?x Nari】金魚缽

金魚缽

華之章

戰國末年,隨著冬夏兩陣豐臣餘黨被盡數殲滅及數位大名的相繼辭世,紛亂的戰爭年代終於宣告結束。
既有公家血統又身為武家名門的北條直政作為僅存的千萬石大大名自然上絡領了關白之位,分崩已久的武士階級也漸漸以北條氏為中心統合起來,這此後便是延續了300餘年的北條幕府時代。
北條幕府時代的第一件大事莫過於將將軍家從封地遷至江戶,集當時幕府財力全力興建的江戶城至今仍屹立在四面環水的石基上。
與此大興土木之時,以大和為中心,猿樂這種藝術也開始在和平年代展露頭角。故事就從當時倍受東大寺高僧推崇的藝人觀阿彌開始講起。
觀阿彌在以猿樂師身份活躍於京都之前,原本是寺中的喝食,老家在越後一帶是低級武士出身的佐佐木一族。
本家的三子相繼成年後,身為側室所生的麼子地位實在可有可無,於是天正元年,乳名尚為犬若丸的佐佐木藏之助就被送到叔父所在的高野寺,後輾轉來到東大寺時,已是名聞天下的觀阿彌了。
那時往來寺院的以公卿居多,從久居上位的大貴族身上習得的風雅舉止後來也通過觀阿彌改變了猿樂的表演風格,至世阿彌與犬王的時代再也找不到當初市井文化的影子,此也是後話。


=================我是提前出現的結局的分割線===================

天正xx年,成宮貴在櫻島一間簡陋的木屋裏走完了人生的最後幾日。

那幾天,像是上天有意讓他再看看落英一樣,花開的比往常早了半月有餘。成宮的精神也格外好。等櫻花都落淨了,那突兀的一片殘景仿佛也連帶抽幹了他的生氣,直到彌留之際,他手中仍攥著落櫻下寫的信。
成三郎問他信可是要拖給誰,附在他嘴邊細細的聽,也只能聽到有一下沒一下綿軟的吐氣聲。
最終,他只低低說了句,“同我一起葬下”,就再也沒有開口。

成宮病逝的消息傳到江戶已是半年後。
起初,曾一睹世阿彌風采的人,也裝模作樣的揩幾滴淚,歎一聲惋惜,但留言止於四十九日,更何況只是一介名不過一時的猿樂師呢。很快,江戶城中就再也聽不到世阿彌這名字。
倒是曾受過成宮一恩的未進坊在遞上茶碗時,支支吾吾同將軍提了一句。於是,從水戶家佬那裏得來的松壽丸直挺挺落在了膝邊,鴨蛋黃色的正絹倏然被染上了一層烏塗的茶色。
未進坊眼見著千金難求的松壽丸開了一島小縫,心中百隻貓兒發了瘋似的撓著卻也不敢伸手去拾,只用眼角瞄將軍的臉色。這一瞄,殘陽也逐漸消去了,只剩一抹猩紅。
那晚,有人見到從小與將軍一起長大的松平廣忠大人偷偷離開了江戶城,大奧裏的人一概噤聲,任誰問,都說松平大人回薩摩探親去了。
松平廣忠從水路出發,來到櫻島時早已入秋。刨開枯櫻的樹根時,刺鼻的氣味立時鑽進肺裏。用粗布堵住口鼻,眼睛又被刺得生疼,松平從狹小的木盒中翻出的那封信,已經被潮氣腐蝕了大半,只剩下零星的、柔軟的紙片。
回程的一路上,松平廣忠小心翼翼的將殘片粘合在一卷絹上,用沉木香裏裏外外熏了,卻仍可以嗅到滲透到絹絲裏的腐朽死亡的味道。
那卷裹著櫻島潮氣的白絹程到將軍手上時,將軍只得對這那些根本湊不成完整句子的假名啞然失笑。

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如同水戶家送來的松鶴丸一樣,再華美也終究要與一條裂縫為伴。

==================================================================================

不知道為啥,想寫個關於能劇的同人。然後想把真實的歷史和杜撰的東西全部融合在一起。
於是出來這麼一個東西……當然,還是個坑。

* 「Pieces」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8/17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