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Pieces □

【ALL仁】一朝夢醒以及一些記錄片段

一朝夢醒

大概是又過了一夏,天氣漸漸變得有些清涼。入夜時,速水重道再度叮囑傭人要記得給赤西仁添條被子,才放心的叫了車出門去打探近日的戰況。
綿延不斷的山阻斷了轟鳴的炮聲,搖下車窗,速水重道看著眼前的一片恬靜宜人的景象,甚至覺得廝殺了近十年的戰爭不過是一場戲,演演停停,徒惹得看戲的人滿心哀傷。
墨色的出租色好似剛洗刷過,圓滑的車身纖塵不染,駛過傍晚的林蔭道時在低矮的空中劃下一道幽暗的弧線,轉眼就沒入暗。
“先生,史密斯公館到了。”
隨著一陣刹車聲,速水重道看到眼前極盡奢華的史密斯公館在夜中燈火通明。
不過是幾座山巒相隔,竟是天堂與地域的分別。
速水重道將手中的帽子在膝蓋上撣了幾下,重新帶上的時候,刻意將帽沿壓低了幾分,好讓陰影能夠完全遮蓋住帶著嘲諷笑容的嘴角,不至於洩漏他的心思。
踏上大理石鋪就的階梯時,速水重道有些憐憫自己。
他何時曾對人俯過首?不過是一個赤西仁而已,就叫他輕易的放棄所有的原則、所有的堅持、所有的驕傲。
當真是個妖精。
想起那張蒼白的臉和每況愈下的身體,速水重道卻又忘了他的任性,一陣揪心的擔憂。

其實許久以來,赤西仁多是迷迷糊糊度日,漸漸的,已經忘記了具體的時間。
只是每次睜開眼睛,總有太多的幻景在眼前一一閃過,仿佛歷經了一個輪回,重生後卻又再度萬劫不復。
比如剛剛,他就夢到了遍地火紅的彼岸花爭相怒放,昴就站在花海中央,對他喃喃的說“這就是你,照生暮死的滿眼繁華”。
赤西仁抿嘴笑笑,想罵上一句,卻發現眼前不過是一面退了色的斑駁牆壁,或明或暗的勾勒出一幅晦澀難懂的畫。
都是幻境。
重新窩進被中,赤西仁百無聊之際順著背角摸去,驚訝的發現不知何時蓬鬆的羽絨被上又搭上了一條毯子。
想必又是那個人的多此一舉的溫柔。
赤西仁自暴自棄的蹬踏著被子,全然是把他當作了速水重道一般,恨不得在他身上留下一兩道醒目的印記才肯甘休。
“騙子!”
有些累了的赤西仁放任自己陷進綿軟的枕中,側過頭,仿佛看到了速水重道那張輪廓分明的臉。
他正合著眼瞼,均勻的呼吸噴薄在臉上,有中令人安心的溫暖,然後,他會睜開眼,笑著說,你怎麼醒了?不再多睡一會?
多餘的溫柔。
赤西仁拽著胸口的衣物,蜷縮成一團。
真是多餘的溫柔。
你這樣做的話,我連逃開的餘地都沒有了。
赤西仁記得自己曾這樣說過,那一瞬間,速水重道只是微笑的點著他的鼻尖,說:“仁,你不用逃走,因為我不會逼你做任何事。”
和溫柔的笑容相反,他顫抖冰冷的指尖,赤西仁的每一寸肌肉都清楚地記得。
“騙子……以前不說實話,現在也是一樣。”

===============================================


這好像是長夜的大結局?!


以下是隨手記錄的片段。

赤西仁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波瀾,田口很難想像,就在片刻之前,他曾想取走橘的性命。
“仁……”
赤西仁回過頭,透過窗棱,他似乎看到熟悉的身影,他總是聰明的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在以為靠他很近的時候,卻又發現雙手空空,連一片衣角都沒有握住。
“我……愛他……”
“仁?”
田口淳之介感到從胸口湧上來窒息的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濕潤了他的眼睛。
“我愛他。”
赤西仁雙手攀著窗棱,從喉嚨深處一聲聲嘶喊出聲,眼淚磅礴著躍出眼眶,滴落在繁複的和負上,一如碎落的花。
第一次清楚地明白,原來那個午後,那個雨夜,那一次隔著車窗的十指相連,撕裂的折磨著他的疼痛,原來就是愛。
教會了他這些的人……
赤西仁抬起頭,茫然的看向白色瓷瓶裏早已經枯萎的金黃色雛菊,第一次失聲痛哭。
“潤……潤…………潤……”
田口淳之介低下頭,深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
這裏,已經沒有他可以容身地方。
曾經以為,就這麼站在他的身邊,有一天他會感動,可到頭來,不過讓他陪著自己一同踏進了愛情這個陷阱。
關上門的瞬間,田口淳之介不可抑制的用手捂住了口鼻,讓眼淚無聲的直接墜落在地上,惹起一片塵埃。




* 「Pieces」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12/10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