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BlahBlah □

被毒蚊子咬了31個包,心情煩躁

前天加班,在戶外站了倆小時被毒蚊子咬了31個包,導致目前心情異常煩躁。

感覺隨時會抓狂的樣子。其實我這種任性又神經質的人,對不上不下的瘙癢感最受不了,很想找把刀子把包都剜下去。

最近在整理以前的文,很多都找不到了。以前隨手就刪掉的東西,現在很想都收集起來,那時只看重銀行卡裏的數字,現在開始懷集了,真應該都標明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刊物上發表的才對。

不過整理的過程也很有意思,一邊看著以前的文一邊想“這可真是個裝B的家夥啊”。嘲笑自己很微妙,總感覺是長大了。

目前留在電腦裏的文章大多是07年之後的,那之前的文章估計是找不回來了,算了,都是浮雲嘛。其實文章裏估計衹有1%是我想寫的,剩下的全部都是為了零花錢。兩者之間的區別還真是明顯啊。我很偏心嘛,喜歡的東西就真的有用心在寫,其他都敷衍了事。

整個過程裏最有趣的是上網google,看到自己的文章被轉載很奇妙,因為大部分都沒有注明作者啊。寫過一篇《大劍》的文,竟然成了BO的標題,連上面點綴的文字乾脆都是從文章裏摘抄的,我是不是該得意一下啊?這裏面也有很囧的,有個轉載我了《Nana》的文,一樣是沒有標明作者,下麵的回帖裏真有人煞有介事的問LZ“這篇博客很早就有了,轉載的應該標明作者啊!”

我很想說“雖然我很感謝你,但是那篇博客也是轉載我的文章,並且沒有著名哦。”

不過當我googel一篇七夕文時,真是百感交集了。這文我是應要求在一夜裏完成的,一夜萬字的質量,咱都知道哈。裏面我湊字數湊出來的詩(如果能算的話)也被單獨摘抄出來轉載,真是不知道該哭該笑。不過最讓我詫異的是這文當初在某本雜誌上發表的時候,筆名竟然是“星墜”。我用過這麼文藝的名字麼?!還是說當初我太困了,乾脆連筆名都沒寫……?!

自己喜歡的文沒有被轉載,那些賺錢的酸文還挺受歡迎,這點讓我有點無法接受。不過,這些亂七八糟的小事現在看起來也覺得很好玩。

雖然這些文章拿出來我也很不好意思,但是還是覺得有必要總結一下,看著自己曾經寫過那麼多東西,還是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可以貼出來的我都會一邊整理一邊發在BO上,有的實在自己看著都丟人的就加了密。這些被知道密碼的朋友看到也無所謂,就當我提供了一則笑料,大家笑笑就好,畢竟是我自己看都覺得囧的東西。

一同貼出來的還有些同人和零碎記錄,因為知道填坑的可能性基本等於0,所以也不吝惜的全部發出來。那些曾經掉進去的親,我真的很抱歉。當初發誓要年更的心絕對不是假的。

太容易作出承諾不是件好事。我要是男人很可能就是輕易求婚,然後落跑的類型。

昨天晚上去看了住院的奶奶,她這兩年從醫院裏出出進進也好幾回。奶奶大概在不了多久了。
我想我是比較冷淡,否則不應該這麼冷靜的考慮這些問題。

小的時候奶奶很硬朗,會把雞蛋碾碎摻在牛奶裏給我吃,因為我很討厭雞蛋的味道。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什麼都沒了。我現在真到了倒數的年紀,還有幾年必須結婚,還有幾年滿30歲,還有幾年必須生孩子(我討厭小孩,尤其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自己身上那些缺點想著還要遺傳下去,我就受不了)。數著數著其實也就數進那小盒子裏。

到我要死掉的時候,如過想著“一切都沒發生,我這輩子其實還沒有過”,那會不會很可悲?

我是怕死的,小時候躲在被子裏就想“跟死了一樣,什麼都看不見”。睡在身邊的人如果有一天死了,就再也看不到,自己死了,那些喜歡的東西就再也看不到,都很可怕。

可是現在我更怕死之前覺得這一生毫無意義。






* 「BlahBlah」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9/11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