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Fanfic □

[好男][峰喬]一晌年光 第二章

第二章

這一日,王睿同喬任梁早早來到單渚山下,早前在遠處鎮上見這單渚山莊,只覺得庭院錯落甚是壯觀,而今立于山腳下時,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從山腳直鋪入雲際的青灰色階梯每一階都有足尺高,陡峭的延著山脊的曲線蜿蜒向上,仰首望去,竟如同繚繞的雲霧中有瀑布自山間瀉下來,途中卻又被岩石阻隔了轉流向另一個方向。石階沒入泥土的地方立著一塊碩大的石碑,同樣是帶著幾分斑駁的青白色,毫無紋飾,只在光禿禿的石板上刻了幾個蒼勁的大字――擅入者,死。

“奇怪……原先在鎮上望過來,卻不覺得這山有那麼高……樣子也還算清晰,如今,”喬任梁眯起眼,想從雲霧中辨認出單渚山莊的位置,“到底在哪啊……?”

“只緣身在此山中啊……”王睿拍拍喬任梁的頭頂,他雖沒有喬任梁那般震驚,卻也被這單渚山莊的氣勢所懾,失了平日的伶俐。

“王睿……你瞧,”喬任梁伸手指指他們剛剛來時走過的小徑,只見仨倆人結伴而來,“他們可也是來拜師的?”

王睿略一沉吟,“想必是的,這會兒正趕上單渚山莊三年一度的會試,怎麼可能就咱們倆人。”

“……哧,我才不稀罕,被關在這裡一年半載的,早無聊死了,做大俠又有什麼意思。”

聽他這狂言狂語,王睿不禁失笑,“你以為人人都似你這樣胸無大志啊!”

喬任梁才不去理他,既然出了家門,他王睿就不是什麼先生,他的話,不聽也無妨。

只這片刻,那三兩人已是走進了。

喬任梁細細打量,發現都是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不禁心下暗喜,總算是尋得到幾個玩伴了。那一行人中有一少年也瞧見了他們,人還未到先抱起了拳。

“兄台,可也是來拜師的?”

聲音略有些低沉,同這人細緻的相貌稍有出入,笑起來雖見牙不見眼,但喬任梁瞧著卻覺得分外舒服,不禁也隨他作起揖來,“正是,不只兄台如何稱呼?”

王睿見喬任梁突然學著書生樣同人寒暄,竟控制不住一聲笑了出來。

這下可好,喬任梁知是王睿笑他,耳根子登時燒紅了,一瞥眼狠狠夾了王睿一眼。

“敝姓井,若這位兄台不嫌棄,喚小弟一聲柏然即可。”

那井柏然年紀雖小,行事卻相當妥帖沉穩,王睿不禁歎道,今年會試當真是人才濟濟。喬任梁卻
沒有王睿這般的心思,此時已拉了井柏然的手,躲到一旁好說好笑。

“這一路上可悶死我了,柏然你可有遇到什麼好玩的事?可別跟我一樣,光看了看風景。”

井柏然拉過喬任梁的手,將他帶到自己同伴身邊,“好玩的事就沒碰到,不過倒是結交了幾個好兄弟,來,我同你介紹一下。這位,看著就呆的,是我路上剛認來的哥哥,傅辛博。”

這傅辛博一身錦紗白衣,衣角還暗秀著四爪盤蛟,想是身份尊貴不凡,喬任梁是無拘無束慣了的人,卻不將這些看在眼裡,只抱了拳,就將這傅辛博當作了自家兄弟,一手搭在他肩上,道:“我們都被送到這鳥不生蛋的鬼地方,以後也要互相照應才是,看來是我長你些,你便稱我一聲哥吧!”

這一句喬任梁說的甚是豪氣,傅辛博卻笑了出來,“你怎就知道我比你小了?說不定你卻要叫我一聲好哥哥才對。”

自小在脂粉堆裡長大的傅辛博不軟不硬占了喬任梁一句口頭便宜,卻瞧他也不惱怒,只顧呆笑,自是明白這人還沒動這個心思,也越發覺得這喬任梁有趣起來。

王睿見喬任梁同這兩個剛結交的朋友相談甚歡,也想湊身過去,抬眼卻見到方才同井傅二人一同上山來的少年此時只一個人立於樹蔭下,百無聊的盯著天上的流雲發呆。

“那人是誰?”

聽王睿這麼一問,喬任梁方才想起剛剛同井傅二人一同前來的好似還有一人,也扭頭向樹蔭看去。

那少年遠比同齡人精緻,饒是喬任梁平日瞧慣了滬上女人的嬌巧,也不由得讚歎,論五官,若說此人是世上無雙也總不為過。

而此時他目視流雲,風情雲淡的容姿,更令平日放浪慣了喬任梁自感慚愧,“那人可是同你們一道來的?”

井柏然瞧瞧傅辛博,見他只顧扯著身上的香囊把玩,隨即又癟癟嘴,“是在山腳下剛剛認識的,卻談不上相熟。”

喬任梁不似王睿這般心思縝密會瞧人臉色,只當是井柏然與傅辛博確同那少年不熟,便逕自向他走去。

“任梁……”王睿硬生生吞回喚他回來的話,無奈的揉著眉角。

“你這姆媽做得可真辛苦,”傅辛博同情的看著王睿,嘴角卻漾開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任梁若能讓他說上三句話,今日且不管拜師成不成,我都要請你們吃酒的。”

“噗。辛博你怎麼是這麼個刁嘴子,枉我拿你當個好哥哥了。”

王睿此時那還管得了井柏然和傅辛博說些什麼,一雙眼只盯在橋任梁身上,生怕他又惹出些麻煩來。

喬任梁是三步才頂上往時的一步,小心翼翼的踱那片樹蔭下。這人周身似是被什麼看不見的牆阻隔了,瞧得喬任梁一陣莫名的心虛。

“…………你…………吃了沒……?”

話剛脫口,喬任梁就聽到身後兩、三米的地方傳來一聲噗哧,他恨恨的轉過頭去,只瞧見莫說是井柏然和傅辛博已經不厚道的抱在一起笑得酣暢淋漓,連王睿也都埋著頭,肩膀不住的抖動。

他雙頰火燒般的疼,只希望此時能給他一把剪刀把這作孽的舌頭剪了去。

“沒吃。”

喬任梁驚愕的抬頭,卻發現那人似笑非笑,只直直的盯著自己,臉又越發的紅了。

“幸、幸會……我,我,在下……是……”喬任梁話還沒講完,那人卻又不搭理他了,轉身踱到另一處樹蔭下獨子閉目養神。

如果眼光能殺人,怕是此時,那合目養神的人已是死了千次萬次。喬任梁一咬唇,當下一揚衣擺,瀟瀟灑灑的又踱了回去,昂著首,道,“要笑你們就笑吧!”

“你脖子都紅了。”王睿倒不客氣,落井下石地又奚落了他一番。

過了晌午,正是一日最熱的時候。來參加會試的人陸陸續續聚集在山腳下,若仔細數一數,還當真同船家說的一般,足有上百人。只是此時,他們都三三兩兩湊成堆,尋了塊涼爽的地方各自養神。

喬任梁等人也坐了一旁樹蔭下的青石上,有一句沒有句的聊。他是喬家獨子,如今結識了兩個年紀相仿的兄弟,自是十分的欣喜,饒是旁人都被曬得沒了精神,他還是一樣的聒噪。

“我說,任梁,你就不能安靜會?人家都說一個女人抵得過三千隻鴨子,我看你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喬任梁先是不語,在心中盤算了一遍,卻也找不出什麼適當的詞來反駁,只好皮,“你才知道啊,你才知道啊……”

王睿一斜眼,想繼續尋他開心,確看見自山上鬱鬱蔥蔥的樹業間有一抹白色人影時起時伏的飄下來,當下拍拍喬任梁的肩,示意他看過去。

只是喬任梁回頭定睛去尋人影的這會功夫,那人已穩住身,立在青石碑下。

“各位,第一次會試就地舉行,”那人倒也不費話,扳著一張俊臉說到,“從這裡一直到山莊門前,太陽落山前到達的前二十名有機會參加複式。”

那人話音未落,人影卻已隱沒在蔥蔥蔭中,尋不到影蹤。喬任梁瞧瞧井柏然,又瞧瞧傅辛博,見他二人同是一臉呆滯,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了,反倒是王睿年紀最長,率先回過神,拉著喬任梁的手站起身來,回過頭同井傅二人喊道,“還不快走!?”

此時,來參加會試的人仿佛都從夢中驚醒過來,來不及讚歎單渚山莊的武功精妙,統統擠向青石山道。

* 「Fanfic」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08/09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