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Fanfic □

[all仁] 長夜 1-3

第一章
初春的時候,赤西仁染上了風寒,低燒斷斷續續的持續了整一個月,直到嫩黃色的迎春花爬上了光禿的枝條後,他才能勉強從床上爬起來。
“仁,聽說你好點了?”推開破舊的房門,和也漆頭髮掛著不知道從哪裡蹭來灰塵,平凡的臉上只有那雙幽量的眼讓人過目難忘,“給你。”
硬塞到仁手裡的,是剛剛開了幾朵的迎春花枝。
“給我這個幹嗎?”
雖然不喜歡這種光禿禿的花,但赤西仁更生氣前些天和也滿不在乎的嘲笑著自己身體還不如內。
“好看吧,你不要就還我。”
“……算了,有沒有吃的?”
“就知道吃。”用手指戳了一下仁光滑白淨的臉,果然,留下了一小塊色的污漬,“呐,給你。”
從上衣的口袋裡掏出廉價的糕點,和也小心的捧到仁的面前。
這座孤兒院收留的全是連年戰亂下的遺孤,在沒有政府經濟援助的條件下,能養活他們已經是非常艱難的事情,更別說讓他們享受奢侈的點心。
“偷來的?”
赤西仁來到孤兒院之前,家裡曾經營著一家和服店,在方圓幾百里內都非常的有名。經常穿著孔雀藍和服的母親,也是遠近聞名的美人,漆的發和流光的眼,那樣嫵媚的姿態,赤西仁至今還會在夢裡回想起來。
而這一切都被空襲帶來的大火毀於一旦,如果不是去上學,是不是還可以和母親在一起,死了也不要緊。
赤西仁握著被角的手不斷絞緊。
“你要不要?”如果被別人看到就糟糕了,和也將糕點塞到仁的手上,“要吃就快點,不然我就拿去喂PIN!”
“誰說不吃了?”
竟然拿我和狗比!
仁賭氣的撅起嘴,粉嫩的嘴唇雖然還帶著病態的乾裂,但在和也看來卻比河邊盛開的櫻花還要豔麗上一些。
難怪他們都說仁長得好看。
一起渡過了三年的時間,龜梨和也才第一次對美麗這個詞有了明確的定義。
和仁不一樣,和也從出生起就住在這裡,聽院長婆婆說,他的母親是一位逃亡到這裡的藝妓,當時除了孤兒院沒有人願意收留懷著身孕的她。纖細而美麗的母親生下他後就過世了,每次院長這麼說的時候,和也總是嗤之以鼻。
如果美麗的話,那為什麼我長得不像內和仁那樣?
這麼問起來,院長也只會笑著回答說,因為和也一定比較像爸爸。
再偷瞄仁一眼,和也更加堅信院長婆婆是在騙他――分明男生都應該像媽媽才對。
伸手擦掉仁嘴邊的碎屑,和也鑽進仁的被窩,暖暖的,滿是仁的味道,“等你病好了,我們去河邊,那裡櫻花開了。”
“嗯。”重新躺下去,仁將腦袋枕在和也纖細的手臂上,細軟的發搔得和也一陣輕顫,他只好笑著躲開。
“聽說又要開始打仗了……”突然想起今天在街上聽到的話,和也雙手換住仁的肩膀,“我們不能分開,到哪裡也不行。我不會拋下仁的!”
“……因該是讓我不要拋下你吧!分明是我大一些。”
仁嘟囔著,卻也摟緊了和也單薄的肩膀。
“仁太不可靠了,一定會迷路。”
和也說的理直氣壯。
“……”
沒辦法否認和也的話,仁賭氣似的把頭深埋進和也的胸口,那裡炙熱的,感覺不到初春的寒冷,舒服得,讓仁再度昏睡過去。

第二章
距離最近的城市也有快五小時車程的孤兒院,是一棟西式風格的舊洋房。
白色的殘破外牆上爬滿了爬山虎,夏天一到的時候,鬱鬱蔥蔥的,整棟房屋都會變成翠的顏色,到了秋天,則又會變得火紅。
這是仁病好之後第一次走出自己的房間。身上披著的破舊毛衣,是已經開始瘋長的完山替下來的,灰濛濛的,打著多層的補丁。
好無聊啊……和也應該還在上課吧。
赤西仁揉搓著手裡嫩色的葉子,透明的汁液染濕了他蒼白的指尖。
其實在孤兒院能去上學的,也只有和也和內這樣,被校長特許免去學費的人而已。像自己這麼笨的,只能等著長大一些,找一份不用動腦子的工作。
不過仁倒是從來沒有為這種事擔心過,反正和也一定會照顧他。
“仁!你怎麼出來了?”從背後抱住赤西仁的肩膀,中丸雄一把全部體重掛在赤西仁的身上,“真是……只有白癡才會感冒!”
“我是發燒!不是感冒!”
“……不感冒怎麼發燒?哈哈哈,你果然是笨蛋!”
“嘿嘿,說的也是哦。”赤西仁不好意思地抓抓雜亂的頭髮。
“說來……”中丸繞到赤西仁面前,雙手抓住他的肩膀,一臉嚴肅的說,“我剛剛經過院長辦公室的門口,聽到說有人要來領養小孩哦!啊~這種時候還要養小孩的,一定又是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有錢人~”
“那怎麼了?”仁無聊的打著哈欠,伸手從一旁灌木植物的樹枝上扒下一片新生的嫩葉。
“這次……院長說從和也和你之間選哦。”
“……”
“不用擔心啦,你長得比較漂亮!”雄一說著用臉蹭上仁的臉頰,嘴裡不斷嘟囔著好嫩哦,“所以,一定會選上你的!”
“幹什麼呢!你!”一巴掌拍在雄一的後腦勺上,和也就知道不能讓仁到處亂跑!這不,被丸子這混蛋吃了豆腐還一臉傻像,都不知道要拍回去。
“我不就蹭一下嘛!幹嘛這麼用力!”雙手抱著頭,中丸雄一的眼眶變得濕潤。
“就是不能蹭!摸也不行!”
拉起仁的手,和也拖著仁一路小跑回到他的房間。
“我沒讓他蹭,他自己蹭過來的,不關我的事。”
仁理直氣壯的表情讓和也一陣無力。
“和也……”拉住和也的手,仁想起丸子剛剛說的話,“丸子說的是真的嗎?”
“不知道,不過是院長阿婆讓人把我叫回來的……”
“仁不想跟和也分開。雖然沒有蛋糕吃會很難過……但是,仁更討厭看不到和也。”
“……不會的。仁每天都會有蛋糕吃,我也會每天都在仁身邊。”和也打亂仁淺色的發,蓬鬆柔軟的,讓他愛不釋手,“仁……”
“什麼?”
從和也的懷中抬起頭,仁漂亮的眼睛因為和也的話眯成一條細長的線。
“我在後院發現了秘密基地,我們一去好不好?”
“為什麼?”
“把最重要的東西藏進去啊,十年後我們一起挖。”
這是約定,你再笨都要給我記住了!仁,只要十年。
“好!我要把和也給我的花藏起來!哈哈哈~~”
“……那個不行……”

站在院長辦公室裡,和也放在口袋裡的手不安的握緊。
“這孩子就是我說過的和也,今年十二歲,來,和也,問好。”
“您好。”
和也抬起頭,看著背光站在窗前的男人,那張過分淩的臉讓他有些不寒而慄。
“這個孩子太普通了,您說的另外一位呢。”
男人不滿的搖搖頭,沒再有理會和也,對院長問道。
“這個……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那孩子平時就非常貪玩,總是跑個沒影,不過和也很聰明的,又很聽話。”
“嗯……”男人似乎在考慮院長的話,右手撐著下巴沉默著。
“……我……”和也試探的出聲,果然,男人的目光轉向了他,“我會達到您要求的標準的。一定。”
“我憑什麼要相信你?”
男人玩味的笑著。
“沒有,不過不相信我,你會後悔。”
“和也!”院長警告的拍著和也的肩膀,“那個,我再叫人去再找找另外的那個孩子……”
“不用了,院長……”男人抬起頭,“就是他了,明天我會來派人來接他,把他的東西收拾一下……那些舊衣服就不用了。”
男人轉身拉開門,“對了,給孤兒院的贊助,明天也會一併送到。”
“謝謝您!和也,說再見!”
“……再見。”
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口的一瞬間,和也就沖出了院長辦公室,不管院長怎麼叫喊,他都沒有停下。
仁一定覺得冷了!要快些才行!
為了能被選中,和也將仁鎖在了後院的小柴房裡。每離開一步,和也都能聽到仁在裡面拍打著木門的聲音,和也只能強迫自己加快腳步,好讓那種撕心裂肺的聲音遠離自己。
仁會不會原諒自己?
站在木門前,和也的手有些顫抖的拿開掛在門上的鎖頭。
門打開的瞬間,和也有些後悔,仁乾淨的臉上,掛著還沒有幹的眼淚,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仁雖然笨,但卻不會不明白和也作了什麼。他不在乎是不是能被有錢的人家收養,也不在乎是不是可以每天吃到好吃的蛋糕,他只是不明白為什麼和也要離開他。
“仁……”
“為什麼?”
和也的解釋,最終也沒有說出口。
那一天下午,和也背光的臉淹沒在暗中,多少年後,仁都還是不能想起他當時的表情。

第三章

和也被收養已經有二年的時間了,仁也曾經聽其他孩子說起過,領養他的那家人是混跡白兩道,了不得的暴力組織。
不知道和也是不是為了這個,才把自己關在後院的?
赤西仁有時候會這麼問自己,但是,隨著年齡的不斷長,回想起來和也的時候,他卻非常明白,那絕不可能。
活動了一下身體,在最近幾個月裡瘋狂長高的仁每天都被從骨頭深處傳來的疼痛困擾著。
“還要長到什麼時候啊……”
中丸雄一拍打著不知何時已經高過自己的仁說,“只有你不想長高而已!”
雖然自從仁過了十六歲生日後,他就發誓再也不蹭仁的臉頰,但是看著那越發精緻的天真面孔,雄一還是會有些懊悔,一時衝動就對仁作出了保證。
拉起仁面頰上的肉,雄一想起一個從別人那裡聽來的詞,“紅顏禍水!”
“放開!”拍掉雄一作惡的手,仁揉搓著已經變紅的臉頰,“你知道紅顏禍水什麼意思麼?別亂說,丟人。”
“比你懂!”
不甘心的蹭到仁的身邊,雄一躺倒在柔軟的草地上。盛夏的陽光,炙烈的讓他睜不開眼。
“仁,我聽說……新政府的軍隊已經打到城裡了……”
“啊……我知道。”
“怎麼辦?聽說他們都有槍的,如果孤兒院也不能呆下去的話,怎麼辦?”
“逃唄。”從地上拔下一根雜草在褲腿上蹭了幾下,仁含著淺色的苦澀草根,躺倒在中丸雄一的身邊,“我們能怎麼辦?”
“我不想離開這裡……還不如等死算了。”
“……”想說些什麼,仁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個音節。
“仁……”
“什麼?”
“你一定要跑。”中丸雄一突然坐起身,俯視著仁,“今天就跑!”
“丸子?”
拉著仁的衣服,雄一收起了平時不正經的表情,“你不能留在這裡。”
“說什麼呐?”
“內他……”
“內?”
“內他被送到城裡去了……”
“那又怎麼樣?”
“怎麼樣?你不明白嗎?內他被當成犧牲品了!他身體不好,就算留下也不可能在這種環境下活下來,院長用他的命去交換我們的了!”
“什麼時候的事?!”
仁站起身,卻被中丸拉住。
“不要去,”中丸低著頭,死死的攥著仁的衣角,“仁,你不要去。”
“那怎麼行!”
“你去了又能怎麼樣?!我救不了內!你也一樣!仁,你逃吧,雖然內已經被送去了,但誰也不能保證他們會繞過這裡,一旦真的打過來,你也會像內一樣的!”
“……”
“仁……”中丸站起身,平視著仁的眼睛,粗糙的手指擦過他眼角的淚痣,“你是紅顏禍水,所以……逃吧。”

* 「Fanfic」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6/12/27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