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Fanfic □

[SPN/SD] 一路向西 chapter 1

4b99b327b0a7926040760.jpg


其實桃只有挖坑的遺傳基因而沒有填坑的吧,不然為什麼桃有這麼多的坑……
曾經為了紀念SPN S2開播的同人文已經無限的延期了……

chapter 1
車剛開過23號公路岔路口的時候,就在斜豎於路邊乾裂土壤中、限速80公里的牌子下顫顫巍巍的拋了錨。從前車蓋的縫隙中竄出的白煙遮蔽了視線,只能隱約的看到公路盡頭最後一抹橙紅色漸漸隱去身影。
趴臥在方向盤上,Dean顯得有些沮喪,他甚至不知道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有哪裡能搞到一杯摻了威士卡的熱巧克力,可以給Sam暖一下胃。
“嘿……Dean,我們到哪了?”
從汽車後座上爬起身,長時間接觸小牛皮座椅的皮膚已經因為汗液與座椅黏合在一起,撥離的時候發出哧的聲響,在Sam的手臂上留下了一塊斑駁的紅痕。
Sam托拽著汗濕的T-shirt衣領,讓更多的空氣能夠滲入其中,分隔開潮濕的棉布和粘膩的皮膚。
“你看……我們大概在23號公路的一半過點的地方……”
Dean攤攤手,從後視鏡裡觀察著Sam的臉。汗水濡濕了額際的發,一縷縷的深褐色就老老實實的貼附在皮膚上。探手過去,果然還帶著暑熱。
“你還在發燒。”
揮開Dean的手,Sam摸著自己的後頸,果然還燙的驚人,“我沒事,中暑了而已。”
“該死,總不能呆在這裡,你需要吃點什麼。”
Sam用手遮住眼睛,呼吸一聲比一聲粗重,“我需要冷空氣。”
“……這我可無能為力……”話雖這樣說,Dean還是攤過大半個身子,將後座的車窗降下,讓晚間微涼的風能夠穿過車身帶走一些暑氣,“我說……我們就這麼等著?”
撓撓發根,Sam幾乎可以聞到皮膚分泌出的油脂被汗水浸泡後散發出的酸甜味道,“你可以脫了褲子伸著大腿去攔車。”
“那還不如把你扒光了綁在車門上……嘿!嘿!你看!”
拍打著Sam的肚子,Dean指著後車窗叫嚷著。
“吵死了!看什麼!?”Sam勉強起身,透過佈滿塵土的後車窗,漸漸駛近的小卡車打著刺眼的遠光燈直射在他的臉上,“媽的……”
Dean攤出大半個身子,在夜中搖晃著雙臂,高聲呼喊著,直到整個身體沒入橙黃的燈光中。
淺棕色的小卡車停靠在路的另一側,隨著一聲吱呀的開門聲響,Dean似乎看到車門邊的鐵銹掉落在地上。開車的男人穿著西部人常穿的背帶牛仔褲,那上面還粘不知道什麼時候濺上去的咖啡漬,或許是今天早上,也或許是一個月前,在男人走過來的工夫,Dean只是揣測的著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車壞了?”男人拍拍車蓋,卻被殘餘的熱量燙到了手,“老天,真夠燙的。你們開了多久?”
打開車門,Dean走到男人的很邊,在距離不過一米遠的地方,一種特殊腐臭味道撲面而來。或許是他剛剛運過牲畜?這麼想著,Dean低下頭聞樂聞自己的上衣,竄入鼻孔的空氣中帶著夏天特有的酸味。
大概是天氣太熱的關係,Dean很快就下了結論。
“鬼知道開了多久,一天?”算了算,大概沒有超過24小時,“這路上根本沒有加油站!老天!你能相信嗎?”
“為什麼不相信?”男人踢了一下輪胎,“我在這裡住了一輩子,來吧,我家還有些汽油。”
從小卡車後拎出一條被機油半染成色的麻繩,男人走回Dean的車邊,借著遠光的微亮看到車中還躺著一個男人,“……我是不介意……不過,這裡可不是紐約那樣的大地方……”
“他是我弟弟,”Dean在褲邊擦了一下汗濕的手掌,接過麻繩的另一邊放在手中掂量著,“這能行麼?”
“你還能找到更好的麼?”男人將繩子的一端牢牢的系在車前的掛鉤上,“反正也只有十幾分鐘的路程。”

車在23號公路上緩慢行駛著,借著遠光燈,Dean勉強能辨認出小卡車的車牌。
“CD……AE……”
“幹什麼呢?”SAM爬起身,把頭靠在駕駛席座椅的一側。
“沒什麼,隨便看看,”Dean指了指前方,在遠光燈輻射出的有限可視範圍內,除了23號公路上明黃的線,就只有被鏽漬腐蝕了的車尾。
“幾點了?”
大約過了有10分鐘,Dean這麼想著看了看表,卻發現指標已經停止,“……好吧,大概……9點?”
“我怎麼覺得開了很長時間……”
“那是你的錯覺,你在發燒,Sammy。”
Sam沉默了一會,潛伏在他胸口的是一種不安的情緒,以前他好像也在哪裡遇到過,只是記不太清楚了。
23號公路好像一直延伸到太陽落下的地方,筆直而沒有盡頭,四周的景物也是一成不變的,在行駛的途中重複著單調的色彩。
有哪裡不對勁了,Sam這一次非常相信他的第六感。
“……有哪裡不對……Dean……Dean?”撐起疲憊的身軀,Sam覺得仿佛他體內的水分都已經被蒸發掉了,只剩下的一具空殼,“De……”
靠在副駕駛的座椅上,Sam看到Dean熟睡的臉。
他太累了。
指腹劃過Dean的鼻樑,那裡還殘留著一小塊不易察覺的傷痕,尚未完全癒合的淺薄粉紅色嵌在皮膚上,Sam想去吻掉它,但最終還是被鼻尖下微啟的唇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不想驚擾Dean,所以只是淺淺的一個吻,然後就停留在距離不過2、3釐米的地方凝視著。
燈光忽明忽暗的投射在他們之間,在Dean的臉上留下一小塊斑駁的影,Sam嗅到Dean獨特的氣味隨著呼吸噴薄在他的臉上,深入到他的體內,潛進他每個細胞。
Sam忽然覺得,其實他人生中的最大危機一直就潛伏在身邊,從出生那一刻開始。

-TBC Forever-

* 「Fanfic」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02/13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