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BlahBlah □

頽唐的流年

最近縂想起張愛玲說的“出名縂要趁早”。
那恍惚驚恐的年紀縂比别時更矯情敏感些,沒到全然被物化的時候卻又比少年帶多了點哀戚的冷漠,連街邊隔夜未收的垃圾也成了“被遺棄的生活的孤兒”。可零零縂縂,這些日子全數加起來也不過25嵗之前有限的那麽幾年。

前些日子一位彎友說自己害了相思,我看不過是胃口一旦被吊起來不吃到嘴裏總是不肯罷休的,這一點之於男人、之於女人、直的彎的也沒有太大區別,這是令人折服的這世上罕有的公平。

彎友說這輩子睡遍了老爺們還沒泡過文青,我失笑。這世上唯有三种人碰不得——有老婆的、有愛滋的,剩下一種就是文青。前兩者傷心又傷身,而後者,過些年,不是成爲別人口中那來戳你的笑柄,就是難堪得自覺万不可再提及。若是真不幸踫上文藝到底的,卻又要開始多加稀罕起自己一條命來。縂不好讓“絕望瘋狂的詩人”拉到黃泉作伴去。

文青只是屬於少年郎們的稱謂。時至今日,我也有些明白了,“僞文青”尤是如此。

我縂按捺不住那好事的、三姑六婆嘰嗦著窺探旁人隱私式的心理,終于還是爬去看了文青的豆瓣和BO,然後心滿意足同人譏諷一番。“文人相輕”這種以酸為榮的陋習在我們這些人身上倒是不難尋覓的。

直到最近,開始覺得力不從心,往日信手拈來的氣勢早不知付似水年華流淌到哪個角落裏去了。文青再稚嫩、再強說憂愁,到底還奢侈著那所剩無幾的,尚可“出名”的年紀,而我的頽唐在沒有成爲榮耀之前就只剩得柴米油鹽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了。

PS 最近開始縂回憶起一些小事,大學時代的朋友相繼結婚,猩紅的帖子至於我更勝於套在頸子上的絞索,離撤走腳下木板已經時日無多。到那時候,必要從朵野花墜成地上的泥,乾脆是連無名的野花都不濟的身份。



* 「BlahBlah」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2/04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