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Novel □

【09年遊小説刊載預定】沃納特的黎明

時間是2月的第一天,超級碗的硝煙剛散去不久,深夜潮冷的空氣中還彌散著過剩的佛洛蒙。沃納特先生帶著醉意駕車離開了老傢伙——一家開了近30年的破敗酒館,在他年輕的時候這家酒館就靜靜的坐落在美景鎮的小廣場旁。
沃納特高中時代曾是風光無二的明星四分衛。校際賽大獲勝後,他總是和隊友一起來老傢伙坐坐,那時的老闆對著假身份證一樣會賣他點薄面,推來兩杯冰鎮啤酒。
可自從新老闆從牆上取下那張20多年前他捧著州冠軍獎盃的照片後,就再沒人提起滿臉折的老沃納特的昔日,除了他自己。
如今,當沃納特癱在吧臺上指著掛在牆角的電視訴說當年時,酒保也只是伸手拿過那張油漬漬的十美元,出於人道地為他再添上半杯波旁。

夜風吹散了酒氣,沃納特多少變得清醒了。他試圖搖下車窗透透氣,但搖柄轉動的吱扭聲卻伴隨著卡死的車窗戛然而止。
這是一輛歲數與他相近的破卡車,“你不能要求它太多”,那慈這麼想著,茫然的目光落在道路中央的黃線上,此時它們正以規整的頻率劃過。
車燈範圍內的道路像催眠儀般,每隔幾秒鐘重複一次相同的畫面。收音機裡傳來晚間脫口秀節目女主播激昂高亢的演說,沃納特的太陽穴嗡嗡作響。
“這年頭女人都打了激素。”
沃納特嘟囔著,不耐煩地低頭摸索到收音機旋鈕,借著車內昏黃的光線,沃納特順便看了眼時間,差20分鐘正到午夜。
電波嘶嘶拉拉的衝破夜空,旋鈕快轉到底時,夾雜著雜訊的喇叭裡才隱隱響起一首老歌。沃納特隨著歌聲搖晃著發福的身體,歌詞他只記得一半,在他最風光的時候,曾經在舞會上伴著這首歌與返校皇后翩翩起舞。
沃納特試圖回想起這首歌的名字,然而眼前一晃而過的影撞碎了他的美好追憶。輪胎在公路上摩出數道弧形的擦痕,殘舊的卡車像一具半個世紀前就被丟棄在這偏遠公路上的屍體一般亙在路中央。
沃納特跳下車,借著車燈查看四周,可除了從他破車上滴下的機油外,再也沒有其他污漬。
剛才的發生的一幕在沃納特被酒精過度侵蝕的腦中慢慢褪成一種幻覺。他啐了一口,這才上了車。
卡車發動時冒出的濃煙轉眼就淹沒在無際暗中。
經過剛剛那一幕,停留在老沃納特脊背上的顫慄感令他變得清醒,連同其他感官一起被無限擴張,似乎在這夜晚足以觸及目光所不能達到的更遠處。
沃納特嗅到潮冷的空氣中不知何時開始夾雜了一些無法辨別的腐臭,像卓爾帕爾家的畜牧場,混著牲畜的排泄物和生肉濃厚的血腥味。沃納特的精神被這種無端的味道徹底吸引住,在嗅覺佔據了全部神經的同時,強烈的衝擊感從車身傳遞過來。他的前額猛撞向方向盤,刺耳的電笛穿透暗,驚起林間休憩的鳥撲簌著翅膀飛向更高更安全的枝杈。片刻後,隨著沃納特身體的滑落,一切騷動又複歸於平靜,像什麼都未曾發生。
沃納特琢磨著下回應該讓龐姆金順便修一下安全帶,和大腦的清醒相比,變得沉重的身體拖著他墮入暗。
闔上眼前,沃納特的腦海中又響起了返校舞會上的那首歌。
叫什麼來著?
最後,沃納特想到。

不知過了多久,沃納特從昏迷中逐漸蘇醒過來。
低沉雜亂的電波透過破舊的汽車音響像耳鳴般直透腦海。
沃納特勉強摸到收音機開關,但無論他按向哪裡,它仍執著的工作著。他拉住方向盤,那東西在滑動了半圈後停在中途。瞬間,沃納特胸口漫上一陣強烈的不安,腐臭和血腥味充斥在鼻間。他幾乎是掙扎著回到駕駛座,喘過幾口氣後稍稍鎮定下來。
照常理說,這種地方半夜不會有人,如果撞到什麼也應該是附近牧場裡跑出來的牛。
從整備箱中摸出的手電筒已經太久沒有使用,沃納特在車座上磕了幾下才忽閃忽閃的亮起了暗淡的燈光。他嘗試著挪了下腿,立時從腳踝傳來尖銳的疼痛。
“哦,我親愛的上帝,你真會開我玩笑。”
燈光下,沃納特看到自己左小腿上不知被什麼劃開了一道近十公分的傷口,猙獰翻卷開的皮肉上凝著半幹的血痂。
沃納特扯下一截衣袖胡亂包裹住傷口,深吸口氣後蹭下車。他甚至顧不上用悶哼來緩解一下疼痛,便急忙舉起手電筒向輪胎下搜尋。
卡在車輪下的物體被碾得血肉模糊,看上去像一截人體斷肢。沃納特倒抽一口涼氣,脊背上細密的寒毛統統立了起來。
燈光循著拖拽的血跡直至它消失在路邊低矮的灌木從中,沃納特此時比方才放心了些,沒人在被碾斷肢體後還會自己爬走。
“這可不合邏輯。”
沃納特叼了根打卷的香煙,兀自顫抖的手從口袋裡摸出半盒火柴。火星在暗中亮了又迅速地暗淡,像故意和沃納特作對一樣,在他的腳邊堆積成一小攤。
沃納特猶豫地盯著僅剩的一根孤零零的火柴,歎了口氣,連同香煙一起揣回上衣口袋。他試著晃了一下左腿,輕微的疼痛提醒著他那裡還有一道傷口。
“糟糕,這樣可沒辦法開車……”
沃納特翻開手機,他想起前些天在暴風雨中損壞的發射塔似乎就在附近。果然,那僅剩的一格信號嘲弄般的停留了一秒後隨即消失。他向前方望去,就在手電筒燈光所及的不遠處有個岔口連接著一條簡單鋪設過的小路,標識牌上清楚的印著加油站。
“或許能弄輛拖車來,”沃納特在保險杠上用力磕了下手電,燈光閃爍了幾次,倒是比剛剛更亮了些。
“明天還要給警長打個電話,修車的錢不能我自己付,誰的畜生就該他負責。”
手電筒時明時暗地照在路上,牽引著沃納特走向灌木林的更深處。

通向加油站的路比往常更加漫長,沃納特屏息以最快的速度前進。他似乎總感能覺到身後有什麼不急不緩的跟隨著他,匍匐在灌木叢中,摩擦著枝椏發出一陣陣喳喳聲。
沃納特不斷告誡自己這是因失血而產生的幻覺,但與理智相反,心臟急速的跳動,不斷向大腦泵上新鮮的血液。過度呼吸使他幾乎處於眩暈的狀態,直到燈光終於清晰地勾勒出加油站完整的輪廓,他才松了口氣。
“開門!”
沃納特用力拍打著玻璃門,他不知道有什麼在他的身後,但野性的緊迫感不斷地催促他。
“混蛋,給我打開這該死的門!”
“閉嘴,狗屎,給我安靜點。”
沃納特剛要出口的咒駡被緊貼著玻璃門的槍管頂了回去,不上不下地卡在喉嚨間。
“夥計,你要幹什麼?我可不是來打劫的。”
沃納特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帶武器,但舉著獵槍的年輕人像被什麼嚇得驚慌失措,神經質地抽著肩膀,槍管死死的抵在門上。
“離、離開這!該死的馬上給我離開。”
“什麼?!你看我受了傷,我現在需要藥品,馬上。”
“受傷?”年輕人順著沃納特的指示看向他的小腿,滲出的血在小半截衣袖上染出了一塊暗紅的瘢痕,“狗屎,狗屎……”
年輕人焦急的跺著腳,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將槍管對準沃納特大喊道:“你他媽的被咬了?!”
“我他媽的出了車禍!”
“說謊!你一定是被那些東西襲擊了,不行,絕對不能讓你進來,絕對不行。”
“狗屎,我……”
“退後!我說了退後!”
沃納特在心裡詛咒了一萬遍,但面對雙筒獵槍還是很老實的後退了幾步。

-TBC-

詳見《遊小説》

* 「Novel」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8/01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