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08年动感剧画刊载】聽,是風的聲音

聽,是風的聲音
《Mcross Frontier》——Always about dream

從BC紀年到AD紀年跨越了數百萬年的時間,人類從單細胞生物走向文明的整個歷程,達爾文將其科學的總結為進化論,而當亞瑟•克拉克從哲學的角度再度審視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創造了令人類完成從使用簡單工具到星際旅行這樣飛躍發展的色長方體。然而,無論是達爾文科學式的嚴謹,還是克拉克科幻式的哲學思辨,都不曾像Macross一樣,用細膩的浪漫主義關注並描繪人類本身。
於是,在Macross之後,我們學會每當風在耳邊吹起的時候,去靜靜聆聽宇宙深處傳來的聲音,以及聲音背後那些數不盡的故事。

紀年•Robotech VS Macross
在真正進入《Macross》的話題之前,先來說說那部擾亂了無數人關於Macross世界觀的美版《太空堡壘(ROBOTECH)》。關於《ROBOTECH》和《Macross》孰優孰略的爭論,一直以來並沒有真正停息過,哪一個更加史詩或者哪一個更壯懷激烈,總也沒有定論。
對伴隨著美版《ROBOTECH》長大的80年前後出生的這一代人來說,《ROBOTECH》幾乎成為了動畫中太空史詩的敲門磚,被高高的供奉在神壇上,然而脫胎於《Macross》以及另外兩部動畫的《ROBOTECH》是否真的比它的原作更加大氣呢?
《Macross》世界中的歷史或許無法與《ROBOTECH》的緊湊相比擬,當《ROBOTECH》用冗長的篇幅講述了一個發生在幾代人之間,漫長的、關於人類生存的鬥爭時,《Macross》選擇了另一種方式,描繪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人類對於未知、夢想以及愛情的追求。
毫無疑問,《ROBOTECH》是美國化的,如同盧克從遇到美麗的公主直至尋找到武士父親並顛覆了帝國統治一般,緊湊又連貫以希臘英雄傳說的模式展現了一幅磅礴的太空畫卷。
相對而言,《Macross》則如同一部總是充滿了人文情懷的紀傳體斷代史,在人類邁向宇宙的大背景下,演奏出一首首動聽的愛之歌。

歌聲•the first word is KAZE
《Macross》中的第一首歌在地球上一個叫做瑪雅的海島上響起。
1999年7月,當地球的上空中燃起一團熾熱的火球時,工藤信還不明白戰爭的含義,但那一天,在工藤信看來絢爛無比的場景,正是長達近十年的統合戰爭的序幕。
在人類向太空航進之前,發生在地球上的愛情如同《2001太空遨遊》中展現的人類進化史一樣,為《Macross》創造出代表著進化奇跡的原始文明遺跡——鳥人。之前曾經提到關於亞瑟•克拉克的《太空遨遊》系列是作者對於人類發展的哲學式探討,那麼將色長方體轉化為長著翅膀且因歌聲而覺醒的形象,顯然是《Macross》式的浪漫主義思維方式,摧毀和美之間奇特的和諧在亞洲式的審美中也總是佔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
作為監督人類發展的鳥人在瑪雅神化中也與象徵的人類先祖的魚人有一段淒美的類似愛情的傳說,當鳥人將人類從海洋中的單細胞生物帶入陸地的智慧生物時代後,在人類身上的顯現出的劣根性成為了人類發展的最大的阻礙,當鳥人終因為對人類失望而打算摧毀地球時,工藤信和薩拉之間的愛情拯救了人類。
《Macross Zero》稀裡糊塗的式結尾為人們留下了一絲美好的懸念,既可以認為,這又一個愛情悲劇,也可以充滿喜劇色彩的人為相愛的人化為了天上的繁星,但這並不妨礙它為《Macross》的歷史補完了極為重要且濃墨重彩的一筆。
2009年,統合戰爭結束後,人們仍然記得拯救了地球的工藤信和他與薩拉之間的愛情,但這也只是流傳在人們之間一個如同羅密歐與茱麗葉式的宇宙航海時代的愛情神話。
在地球的另一個地方,還有在悄悄萌生著的愛情。
為了迎接新的宇宙航行時代而利用外星文明建造的宇宙戰艦Macross SDF-1在首航日遭遇了外星人艦隊,在天頂星人強大的攻勢下,人類陷入了新一輪的戰爭,這也是《ROBOTECH》第一部中使用的情節。
除了早已成為標誌性的三段式變形機以及阪野馬戲團的飛彈攻擊外,一直為人津津樂道的自然是林明美、未沙和一條輝之間的感情糾葛。
一段戰火彌漫中的三角戀情本應該是被人唾棄的爛俗情節,卻因為一條輝的成長變得令人唏噓。
在愛情還只是愛情的時候,林明美和一條輝相愛如同童話中的英雄與美人,直到英雄有一天長大了,終於意識到這個世界上不只有愛情,還有麵包的時候,曾經陪伴著自己出生入死的未沙不知道什麼時候取代了明美的位置。
那些被埋藏在記憶深處的陳年舊事一樣的感情,只因為一條輝和地球歌姬之間無疾而終的愛而被喚醒,即便默念一萬次,未沙是默默無聞卻彌足珍貴不可缺少的麵包,還是會對明美短暫的愛情懷有一絲期盼與憧憬。
人類邁向宇宙的開端也是夢幻愛情童話的終點,在此後的數十年中,一直被人們惦念的是用歌聲擊退了天頂星人的地球歌姬,而不是她埋藏在心中的破碎的愛情。
2040年,有人在宇宙的一角唱起了夢想的歌聲,她說它可以將秘密悄悄喚醒。
作為外傳的《Plus》可能比《Macross 2》更加為人們所接受,這也是Macross系列中,最讓人感懷夢想的純粹與愛情的珍貴的一部作品。
第一個詞是夢想,當風拂過耳際,伴隨著悠揚的歌聲成長的三人終將走向不同的未來,美翁在賈魯特和勇之間徘徊的感情投射在虛擬歌手Sharon Apple身上,致使Sharon將美翁的心意錯認為也是自己的,並堅信自己愛上了勇。她認為自己對勇的愛不同于美翁,為了能讓勇在天空中盡情地翱翔,Sharon操縱了無人駕駛機,並囚禁了美翁。而為了拯救美翁,同樣愛著她的賈魯特選擇了犧牲自己與無人駕駛機同歸於盡,從而為勇創造出了擊毀Sharon的機會。
在《Plus》中褪去了人類無休止戰爭的沉重外殼,Macross回歸到一種由夢想與感情編制出的純粹,當一切複歸於最原始的狀態,無論曾經受過多少傷害,依然可以看到湛藍的天空,聆聽風的歌聲。
人類的宇宙大航海時代中,《Macross 7》扮演了另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它也是真正意義上銜接了《Macross》的動畫。
2038年,以Macross 7號為核心的第37次超長距離移民向深空進發,同時揭示了遙遠的西元紀年前百萬年間的原始文明,而在這次艱險的移民中,Macross再次以人類的文明——音樂為武器,駛向宇宙深處的無限可能性。
Macross的歷史在原始文明面前如此短暫,然而那些在這短暫的歷史中更加短暫的生命卻又如此鮮活,第一個詞是風,承載著人類的夢想,向更深遠的宇宙航行。

邊界•A noather love story
時光飛逝到2059年,承載的千萬人的25番移民艦隊Macross Frontier發生的故事才剛剛開始。歌舞伎世家出身的少年早乙女阿魯特放棄了作為女形的人生,選擇了成為飛行員,在外星人襲擊Frontier的時候與少女蘭花(Lanca Lee)相遇。
有著神秘身世的少女Lanca將夢幻歌姬謝瑞爾(Sheryl)作為自己的目標,一心想讓人們聆聽到她的歌聲,為了實現這個願望,Lanca在Sheryl的鼓勵下參加了明美曾經參加的Macross小姐的選拔。而另一方面因為故鄉Galaxy遭遇襲擊而不得不留在Frontier上的Sheryl與阿魯特之間的關係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充滿了向Macross系列致敬意味的《Macross Frontier》中出現的人物,他們命運將在新的戰爭中走向何方,如今還無法估計,然而當Lanca在臺上唱起林明美的歌時,幾乎看到了那個在宇宙大航海時代的初期,一肩承擔起了人類未來的女孩的身影。
數十年的光陰,在廣袤的星河中只是一眨眼的刹那間,當時空由SDF-1轉向Macross Frontier時,林明美在哪裡?一條輝與未沙呢?
他們的未來是Frontier上,向著銀河更深處前進的人們的現在,彈指一揮間的光陰,那些曾經鮮活的生命已經變成了傳說,如同Lanca演繹的瑪奧在海洋深處,在鳥人的注視下吻著她心愛的人,數十年前拯救了地球的童話,如今正由Lanca、Sheryl和阿魯特再次演繹著。

Macross•the illimitable space
林明美、未沙、一條輝、美翁、勇、巴薩拉已經消失在歷史中,但承載著更多人的夢想、向著宇宙更深處航行的戰艦Macross卻不會有停止的一天。
我們曾經在無數的科幻作品中看到時光沖刷掉人類存在的證據,但只要有一瞬間,有人能在歷史的塵埃中拾起那些細小的片段,就足以證明在宇宙面前如此渺小的我們也有存在的意義。
當Lanca再次唱起多年前明美的那首歌時,又聽到了歌聲隨著輕風拂過耳際,曾經的快樂與悲傷都已不留痕跡,只是側耳傾聽,原來停留在無邊宇宙深處的,是人類最初卻永久的歌聲——We can fly,We have wings。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8/10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