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Novel □

【07年新幹線刊載】名偵探的惡搞短文

基拉企圖改變世界的戰鬥號角開始吹響的時候,適逢十年一度的世界名偵探大會。
L在考慮了許久之後決定參加櫻花電視臺舉辦的“名偵探齊聚首——圍捕集拉”的電視節目,並以此試探一下基拉真正的目的,然而此行卻讓他大跌眼鏡,從此也揭開了“L”與“基拉”曠日持久的鬥爭。
那時這個被人稱作基拉的少年正坐在電視前,一邊嘴角叼著圓珠筆思考今天要制裁的名單。
“這裏是櫻花電視臺九點黃金檔!”主持人是個看似有點浮腫的男人,用當今流行的話來說就是有點宅,對此夜神月不以為然地撇著嘴,伸手準備去調台,“對於日前因為私自制裁了數名死刑罪犯的基拉,想必大家已經有所耳聞了!但是真正的情況又是如何呢?在警方毫無進展的情況下!我台請來了當今著名的三大偵探座談,為大家詳細分析局勢!誰才是能將基拉繩之以法的名偵探!?請各位不要走開,廣告知後繼續。”
夜神月伸出去的手僵直在半空中。
三大偵探?難道是鳳梨、福爾摩斯和江戶川?!
夜神月將身體倚在牆上低頭沉思著。
這廂的夜神月仍在思考的當下,那廂的名偵探們就已經碰了頭。
這是幾十年來出席名偵探峰會的陣容最為豪華的一次,想必都是沖著基拉而來的。
毛利小五郎的額上滴下一顆汗,看著對面束著馬尾的濃眉少年,這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今田一!
依他的經驗來推斷,這早幾十年就已名震四方的偵探雖不及期頤,但也早應過了耄耋之年,怎麼卻是一幅小兒的模樣?!
難道……
“難道……名偵探金田一的名號是世襲的?!”
“毛利叔叔……你說的那個應該是金田一耕助吧?這個是現在在高中生最有人氣的名偵探,金田一一哦!”
步美揚起手臂,用食指指著毛利小五郎的鼻尖,“犯人就在我們中間!”
“沒錯!”圓太也學著步美的樣子,“以我姐姐……不、我爺爺的名義歧視!”
“這都是名言哦!比起只會坐在那裏睡覺破案的毛利叔叔帥多了!”
步美吐吐舌頭。
毛利小五郎一陣語塞,低頭怒視著不知道何時跟在他身後溜進演播廳的小孩。
“好了,好了!這是誰家的小孩?!怎麼進演播室了?!拉出去,來出去!”出步川扭過頭,立馬換上一張笑臉,“毛利小五郎老師,您這邊做,直播馬上就開始了。”
“各位老師請就座,導播,導播!5、4、3、2、……”
“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晚上好!歡迎各位收看‘圍捕基拉’——世界三大名偵探居首!”出步川挺起圓鼓鼓的肚子,短小的手臂在空中劃了一個半圓,最後落在今田一的面前,“這位是著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孫子——金田一一,真是英雄出少年呀!你來參加我們的節目有何感想?”
話筒舉到今天一的面前,“這個……啊……”
“好!我們接著來介紹下一位!”無視今田一的慌亂,出步川將話筒換到另一隻手,“接下來這一位被人稱為熟睡中的名偵探——毛利小五郎先生!”
“大家好,大家好!”毛利小五郎右手托著下顎,眼瞼微合,嘴角帶著一絲自信的微笑等待著出步川將話筒遞到他的面前。
“兩位大名鼎鼎的偵探我們已經介紹完了!那麼還有不一位神秘嘉賓是誰呢?大家一定都很好奇了吧!請不要換台!廣告之後回來。”

“……阿月……”硫克叼著蘋果核回頭,只見夜神月老神在在的靠在椅背上,顯然不在意這一次的名偵探圍捕行動,“他們要抓你哦。”
“毛利小五郎,金田一……他們就這麼出現實在太有欠考慮了,你以為我會輸給他們?”
夜神月一斜眼,仰首將一個暗紅油亮的蘋果丟給硫克,見他也不伸手,張口就將蘋果咬住。
“歡迎回到‘櫻花電視臺——世界名偵探圍捕基拉’直播現場!剛才我們已經介紹了兩位世界級的名偵探,我想大家一定很好奇剩下的一位到底是誰!”出步川一閃身,只見被他闊的身體遮蓋住的毛利小五郎和今田一中間赫然擺放著一台電腦顯示器,“歡迎世界上最神秘的名偵探‘L’!這也是有史以來最豪華的偵探陣容!我是櫻花電視臺的出步川。”
顯示幕碩大的哥特體“L”的字樣頻閃著,夜神月手中力道驟加,不覺間竟按斷了手中的筆桿。
“……‘L’……”
“想必三位老師在來之前也對基拉事件有所瞭解了吧,”出步川的位子就在今田一的身邊,此時他側過頭注視著另一端的毛利小五郎,“各位怎麼看基拉?現在也有人傳基拉其實是日本人呢。”
“這個……我自然已經調查過了,並且已經知道犯人是誰!”毛利小五郎突然睜開眼直視著攝像機擺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其實犯人就在……啊……”
頹然座倒在椅背上的毛利小五郎讓現場的眾人一驚,剛想上前察看情況,卻聽到毛利小五郎的聲音驟然響起,“我沒事……”
“出現了!沉睡中的名偵探毛利小五郎!”出步川興奮的起身,沖著攝像機擺出了一個‘請看這裏’的姿勢,“名偵探揭示事情的真相原委!這裏是櫻花電視臺的現場直播,請廣告之後繼續收看!”
短暫的廣告之後,毛利小五郎依舊維持著沉睡的姿勢,用他低沉的聲音說到,“犯人就在日本,經過調查最早出現的同類殺人案就發生在日本……”
“嗯……這一點是沒錯。”
“怎麼?金田一先生您也這麼認為?”
“雖然不能像毛利先生那樣肯定,但罪犯都有習慣從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下手沒錯,也就是說找到了最初的犯罪地點,也就離兇手不遠了。”
一掃之前“沒用”的印象,此時的今田一並不像是一個高中生,而是名副其實的“名偵探”的後人。
“……”
然而相對于兩位元名偵探熱烈討論的情況,現場似乎還有一個人在狀況之外,自始至終保持著沉默的態度,那就是以哥特體英文字母形象現身的L。
將方糖扔進嘴裏,L默默地注視著監視螢幕,沒人知道他此刻正在想些什麼。
“……而且似乎‘基拉’並不是簡單的殺人,而是將此當作了‘上帝’的制裁!依我看基拉並不是一個成年人,而是……一個生活環境優越的‘小孩子’!”
“我也同意毛利老師的說法,其實他的做法也不是那麼高明,用犯罪心理學的角度分析,這就是典型的……”
當第二隻筆在手中折斷的時候,夜神月決定就此了斷三位名偵探。
“哈哈哈哈哈,我是不怎麼高明的小孩子!”夜神月拿出死亡筆記匆匆在上面寫下了數行密密麻麻的小子,“我是新世界的神,可惜……你們都看不到了!”
夜神月注視著電視螢幕,3、2、1……
當他以為一切就此結束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毛利小五郎的身體抽出了一下,但仍然維持著原有的姿勢分析基拉的犯罪心理。
這是?!
夜神月驚恐的看著死亡筆記。
“毛利小五郎 9點48分 死於心臟麻痹。”
48分剛過。夜神月再一次確認時間後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恐慌。難道之前他用死亡筆記處決的人都是因為巧合?!不對,那樣的話硫克不可能出現。
我……輸了……
“可惡!”
陷入惶恐中的夜神月呆滯的坐在電視機前,距離9點48分已經過去了半個多小時,而顯然毛利小五郎並沒有如死亡筆記中所寫的那樣,因為心臟麻痹而死。
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讓夜神月措手不及。
“在揭露謎底之前……我要生命一件事……”
打斷毛利小五郎的話,今田一突然低頭起身。
“今田一先生……?”
出步川被今田一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上本身向後仰去。
“我以我爺爺的名義啟示……其實犯人就是……”伸出大拇指對著鏡頭擺出‘OK’的今田一的笑容燦爛的幾乎讓人不敢直視,那整齊的牙齒也在直播現場強力的聚光燈的照耀下發射出刺眼的光,“萊昂納度迪卡皮歐!(請隨意改動)又是李歐!”
片刻的寧靜過後,出步川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解雇補償金扇動著潔白的小翅膀向自己飛來,“進、進……”
進廣告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見今田一的身體突然間頻繁的抽搐著,然後頹然倒地。
“……”出步川伸手過去探他的鼻息,果不其然今田一的呼吸已經停止了,“不要進廣告!特寫!特寫!”
夜神月驚愕的盯著電視螢幕上碩大的紅字——“名偵探直播現場暴卒!基拉的復仇!”
為什麼……?!
看細細的看著死亡筆記,拿上面寫著“今田一 10點30分 在對著攝像機說出‘兇手是萊昂納度迪卡皮歐!’後死於心臟麻痹”。
“毛利老師!”
電視中傳來的驚叫將夜神月從震驚中喚回,只見毛利小五郎此時正順著椅背滑落在地……

櫻花電視臺直播中死亡的兩位名偵探後經法醫證實均死於心臟麻痹。
然而本是顯而易見的謀殺卻因為無法解釋的疑點而被警方擱置。
法醫報告中寫到,毛利小五郎,4:30-5:00間死於心臟麻痹。然而櫻花電視臺的直播節目中,直到今田一死亡前的那一刻,毛利小五郎的推理都沒有停止。這件案子是不是基拉所為?還是真的神罰?!即使後來基拉的身分被揭發後也無從調查,也只好讓他成為日本現代犯罪史上的一樁懸案了。
而峰會結束後,唯一倖存的L後來終於明白基拉殺人的能力要具備兩個條件:
1. 知道名字
2. 知道長相
對此,他非常慶倖自己常年來養成的隱姓埋名不愛出現在公眾場合的好習慣,並且當仁不讓的接過了追捕基拉的職務。

















* 「Novel」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01/17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