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動漫週刊286期刊載】因愛之名-《鋼煉》與輪回的神話

因愛之名
——《鋼之煉金術師》與輪回的神話

“人沒有什麼犧牲的話就什麼都得不到,為了得到什麼東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價,那就是煉金術的等價交換原則。”

曾經的《鋼之煉金術師》動畫一直採用這樣一句話作為的動畫的開篇。伴隨著釘宮稚嫩的聲音,從草草瞭解這句話所代表的《鋼煉》的世界觀到深刻的體味到隱藏在“等價交換”這個看似公平的原則之後,關於生活的透骨殘酷,《鋼煉》中,愛華和阿爾方斯走過的並不只是一段尋回自己完整身體的旅程。
對於人類這種以記憶區別於他人的生物而言,根本都不存在“等價交換”這樣溫柔的原則,畢竟重新得到也不能沖刷到曾經失去所帶來的傷痛。
當再一次投入《鋼制煉金術師》的世界時,才徹底明白原來這部作品從來都沒有可能成為一出皆大歡喜的喜劇。

一切從失去開始
少年愛華和阿爾方斯自小跟隨著母親生活,身為煉金術師的父親只是一個偶爾出現在記憶角落,以及母親遙望窗外時,隱藏在溫柔的側臉所投下的陰影中的模糊輪廓。
當愛華舉著煉成的小馬玩具來到母親面前,她溫柔問他是否跟隨父親學會了煉金術。她早已經忘記,在愛華和阿爾方斯尚年幼的時候就離開的男人,根本不曾教授給她的孩子們什麼。對於父親的憎恨和對母親的依,構成了愛華和愛爾方斯的小小的世界,以至於,當這個女人倒在他們面前時,世界也隨之崩塌。
愛華的母親失去了她愛的男人,或者說曾經她只是暫時失去了,但是愛華和阿爾方斯永遠的失去了他們以生存可以稱之為家的歸所。
歸所的概念在《鋼之煉金術師》中永遠是模糊的,對埃爾林克兩兄弟來說,曾經充滿了溫馨回憶的鄉間的故居,最終只停頓在人體煉成的那個時刻,停頓在以不似人的形態的重回到他們面前的母親這樣一個噩夢般的畫面上。
或者修斯有個歸所,他有美麗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他們會在一天過後圍在同一張餐桌上說說笑笑,他們可以提供給埃爾林克兄弟一個雖然是暫時的但卻溫暖的家,但隨著修斯的長眠,艾麗莎此後也只能一遍遍問著爸爸去了哪里。
《鋼之煉金術師》是關於沒有家的旅行者的故事,所有登場的人物都如同埃爾林克兄弟一樣,在竭盡一生追求著各自未完成的目標。有的為了野望,有的為了家人,而有的只是為了回到曾經的樣子。
隨著煉金術基於等價交換的這一原則的出現,失去就成了故事不可回避的主題。在故事的起點就只存在于回憶中的女人,她的失去令她執著于在兒子身上尋找著丈夫的影子,而隨時附加于埃爾林克兄弟身上的對於丈夫的思念,也讓愛華在無緣由的憎惡著父親的同時越發的像父親靠近。對煉金術的癡迷和等價交換的信任使他在失去歸所的情況下,毅然選擇了堅信自己的力量。
人體煉成,在這部作品的三個版本中,都選擇了不同的表達方式。漫畫一開始就交代了人體煉成失敗後愛華所付出的代價,而動畫版的第一季則如同一部好萊塢電影一樣,在壓抑的氛圍中一步步將人體煉成之所以被列為禁忌的原因展現出來。
《鋼之煉金術師》的第二季實際上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在極具衝擊力的表達方式已經被使用過的如今,它回避了直面慘澹人生的方式,迂回地講述了埃爾林克兄弟與冰結之艾紮克的一戰,不但引出了人體煉成且引出了依修巴爾殲滅戰。
第一季和第二季的優劣,此時做評論尚且過早。曾經在《鋼煉》第一季完結之前,也有人懷疑過脫離了原著情節的動畫是否會走向改編動畫常見的爛尾結局。然而當《香巴拉》的出現為《鋼煉》畫上了一個帶著缺憾的完美結局時,一切才回歸到令人長籲一口鬱結之氣後才能擁有的平靜。
第二季和第一季是不同的,它畢竟捨棄了從失去開始的故事的起點,而截取了兄弟倆重新振作起來的片段作為一切的開始,特意加的搞笑的橋段,或許無法與曾經的《鋼煉》所傳達的濃重的哀慟氛圍相比,但它終究會帶來一個截然不同的結局。

過程是得到,但最終仍將劃歸為零
喜歡《鋼之煉金術師》的人總喜歡拿“等價交換”這四個字說事,好像這種相互交換就是傷痛的根源。
曾經年幼的愛華也這麼相信過,所以他才會認為,只要人體煉成,所有關於失去的傷最終都會被撫平。然而在世界的真理面前,他才頓悟了“等價交換”對於人類而言原本就是不會成立的道理。曾經鮮活的人一旦失去了就不能再回到面前,溫蒂比愛華更明白,所以她會痛哭,然後好好的生活下去。
過於相信“等價交換”的愛華忘記了人類有別與其他的最大的不同是在於,人類借由不同的記憶構成了各自獨特的個性。
65%氧,18%碳,10%氫,3%氮,1.5%鈣,1%磷,0.35%……
這樣的物質列表所能喚回並不是完整的人,而是徒具血肉不具靈魂怪物。
愛華以一臂一腿為代價認清這點,所以此後才絕口不提人體煉成,只求為阿爾方斯找會他的身體。愛華的愧疚源於自己的執念讓阿爾方斯付出了遠比自己要多的代價,也是他在無法換回母親的情況下對唯一血肉相連親人的依戀。
埃爾林克兄弟以成為國家煉金術師為代價換取到更多的資源和資訊,同時,也揭開了關於依修巴爾殲滅站的面紗。
如果說埃爾林克兄弟煉成母親的失敗直接揭示了“等價交換”對於人類這種特殊生命體而言的殘酷的話,那麼國家煉金術師和依修巴爾殲滅戰則是結構更加完整也更加宏大的悲劇載體。正是通過對國家煉金術師的描寫,煉金術之於人類的特殊才得到了補完。
《合成獸慟哭之夜》是不可缺少的一環,這並不是因為它關乎劇情的發展。尼娜的死不會像修斯的悄然離去一樣,影響到整部作品的進程。然而,正是這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再一次剜開了愛華的傷口,也再一次展現了煉金術對於人並不是完全的“等價交換”這樣一個事實。
合成獸無法像人類一樣開口說話,塔卡非常明白這一點,所以才用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合成了會說話的卡美拉。人類的靈魂只有人類才擁有,因自己也犯下了同樣的罪,在面對合成後的尼娜時,愛華流淚了。
同樣玩弄了人類身體的愛華也好,塔卡也好,即使初衷不同,他們都因煉金術的力量而蔑視了人的存在和創造了人類的神。
違背神的意志所進行的煉成是在挑戰神的權威,如同路西法墮落到地獄,伊卡洛斯失去了翅膀和生命,“狂妄自大”是最終要自己吞噬掉的惡果。
塔卡交換出女兒和僅存的人性,在付出相同代價的情況下,煉成的結果永遠只會是零,以及抹不去的傷痛。

從何時,鋼煉將走上分歧之路
曾經的《鋼煉》近乎完美的展示了人類的狂妄無知和殘酷,然而這些缺憾最終彙集成了我們所稱之為的人性。哪怕是人造人扣在自己身上的七宗罪也同樣描摹著一樣不曾改變的東西,那就是人類的欲望和感情。
荒川宏成功的為《鋼煉》定下了一個大基調,在這種人生就是不停的彌補之前的錯誤的概念下,動畫的第一季最終拋下了一個若有所指的結局。
《香巴拉的征服者》中,埃爾林克兄弟最終離開了煉金術存在的世界。
在不停追著過去腳步的煉金術的世界裏,愛華為了找回阿爾方斯的身體成為國家煉金術師;霍恩海姆因為煉成兒子的失敗走上了流浪之路;而羅伊也因為那場滅絕人性的戰爭,將自己逼成了不擇手段的政治家。
煉金術早已將這個世界改造成了永遠為過去錯誤的而前進的世界,直到香巴拉,愛華和阿爾方斯才有了一個可以徹底放下過去的開始。
香巴拉是藏經中脫離苦海的極樂之地,而沒有了煉金術亦是沒有了執著的憑藉,當《鋼之煉金術師》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失去與尋回的過程時,香巴拉卻以超然的姿態道出了前進的真理,那就是接受。
煉金術師的執著是可悲的,因為擁有了力量才有執著的資本,也正因為強大的力量,最終才將他們逼上了有去無回的獨木橋。
第一季的《鋼煉》動畫已然為這個故事畫上了一個超出“等價交換”道理的句號,然而對於大多數讀者來說,未能看到荒川宏所描述的煉金術師們的結局,依舊是個莫大的遺憾,或許,這一切都可以在今天有所彌補。

時隔6年的重逢
6年前,伴隨著一曲感人至深的《兄弟》,始終彌漫著哀傷氣氛的《鋼之煉金術師》步入了動漫FANS的視線,而荒川巨集這部連載于《少年GanGan》的原本不溫不火的漫畫作品,也借著TV動畫的東風成功地取得了當年的漫畫大獎。
6年後,Bones社重新製作的《鋼之煉金術師》 第二季成了改變埃爾林克兄弟倆命運的契機。
我們無法期盼它能超越前作帶來的心靈上的震撼,畢竟那個講述了失去、得到,為此執著並最終學會接受的關於人生哲理的故事,數年前就已然落下了完滿的帷幕。
已經沒有“馬”優勢的第二季從製作伊始就註定難逃與其前作相比的命運,他或許會再造一個《Gundam Seed》的收視神化,然而能否打破老版《鋼煉》動畫在擁躉心中創造的審美壁壘,才是最大的疑問。
能否再給愛華和埃爾方斯,甚至是羅伊一個不盡相同的結局?
即便很多的人離去已經成為定論,修斯註定要扔下他心愛的女兒,斯洛斯也只能在回憶和自我造就的裂隙間逐步走向滅亡,但那些存留在故事後的,尚且活著的人們,不禁希望他們仍能保有本來的樣子,同樣也企求溫蒂面向青空的笑容可以不流露出讓人心酸的落寞。
因愛之名,讓他們可以一起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上生活下去。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5/30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