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漫友08年6月號刊載】廢柴的春天-《王牌投手》

廢柴的春天
彌漫著少女漫畫情懷的體育漫畫——《王牌投手•振臂高揮》

幾年前,當《火影忍者》漸漸偃旗息鼓時,席捲了漫畫界的幾部大熱的作品毫無疑問都借用了歌特及hip-hop的風格特質,又或是充斥了頹廢青年無厘頭式的冷笑話,對此,被類似《少年Jump》這種疑似女性向的男性向漫畫雜誌佔據了半壁江山的日漫界,可以勉強的稱之為漫畫中青年愛的回潮。
然而,在被青年愛統治下的男性向漫畫中,也有那麼一小股清泉帶領著青梅竹馬式的小純情殺回了激烈的競爭中,以爭奪更多女性讀者的方式取得了成功,這就是在青年向味道濃厚的漫畫雜誌《月刊午安》中連載的《王牌高手,振臂高揮》。

廢柴式少年獨領風騷?
讓我們來先看一看現如今體育類漫畫的一種微妙模式——主角鎖定廢柴少年。
上個世紀70年代之前,體育類漫畫鍾愛的主人公可能是大空翼那樣具有外星人體質的天才少年,然而隨著日本動漫的天平開始向著沒用的自閉少年的方向偏移,大空翼這種特別受作者眷顧的孩子早已經變成了一種過氣的符號。毫無疑問,“對於這個世界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周圍的事情好像和自己無關”,這種拿腔作勢的小資產階級情調才是流行,只可惜它也已經逐漸淪為了一種無病呻吟式的時尚標誌。
由此可見,即使是新時代動漫標誌的廢柴少年也是有真柴和偽柴之分的。
《王牌高手振臂高揮》的主人公——三橋廉當然就是值得讚揚的真•廢柴中的典範。
依靠身為學院經營者的爺爺的關係才能成為國中棒球隊的首席投手,然後理所當然的被其他隊員排斥打擊,給三橋廉幼小的心靈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和創傷。
抱著“看一下就好的”就好,實際上並不打算再次參加高中棒球部的三橋廉剛入學就被神力女教練拉到訓練場中,於是命運般的邂逅了改變他命運的阿部隆也,對此類充滿了少女情懷的相遇方式,請所有女性讀者或是體貼,或是不懷好意的付之一笑。
在棒球部隊員的追問下,患有極度被害妄想症的真•廢柴三橋廉說出了自己離開群馬老家的三星學院,轉而進入玉縣的高中的真正原因,其實是為了逃避因為自己的無能而被棒球部同學排擠的窘境。
即使是很爛的投手,即使是靠關係才成為正選的明星球員,也不願意把投手板讓出來,因為這樣的原因被排擠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廢柴三橋非常清楚自己顧人怨的性格,卻無法改變。但是一直以來連他自己也厭惡的性格,身為捕手的阿部隆也卻給予了正面的肯定,對三橋廉來說,這就是改變了他一生的瞬間。
“不想把投手板讓給別人,這才是投手的優點啊。”
面對縮成一團陷入國中時代悲慘回憶中的三橋,阿部隆也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然而,對於三橋也沒有抱任何希望的阿部隆也一旦接過三橋廉的球,也就意識到了他的獨一無二,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三橋因為長年累月獨自堅持練習的關係,雖然投不出備受推崇的高速直線球,卻自然而然的練出了九分割的好球區,與即使是職棒的選手也只能將好球區四分割的情況相比,這位元毫不起眼的慢速投球手實際上具有了相當不好擊打的好球區,只是從來沒有人發現這一點。
“三橋,我會讓你當上真正的明星球員。”
天才和平凡人之間一步的差距,對於三橋廉來說,其實就是堅定的對他保證“一定讓你當上明星球員”的阿部隆也這個人而已。
三橋廉畏縮、自怨自艾的廢柴性格並沒有因為阿部隆也的出現而有所改變,但至少他明白,從此以往,自己不是一個人孤獨地站在投手板上。

其實《大振》的成功是少女漫畫的逆襲?
首先要回顧一下《王牌高手振臂高揮》中的體育漫畫特質,不得不感歎這些充滿了體育術語又缺乏井上雄彥式的親切講解的冗長比賽很難讓人感受到棒球的有趣之處。
當然,與棒球在日本幾乎等同于國球的地位相比,國人甚至還沒有理解軟式和硬式之間的區別,這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大振》作為一部體育漫畫的可讀性。
有多少人能在看完《大振》後真正明白所謂“指叉球”的意思,或是稍稍瞭解了棒球繁雜的比賽規則?但少於對棒球運動本身的描繪卻也絲毫沒有影響到《大振》在女性讀者群中的迅速竄紅,那麼一味的鋪陳敍述著比賽的過程,甚至對棒球規則都沒有進行簡要說明的《大振》是如何獲得了手塚獎,又是如何在青年志《月刊午安》上佔據了相當重要的位置呢?
這需要再來品味一下這部作品甜蜜蜜的少女漫畫的一面。
少年三橋廉遇到了改變了他生活的捕手阿部隆也,就像剛出殼的小雞將第一眼看到的生物當成自己的母親一樣,對阿部隆也奉獻了全心的信任和依,只要阿部隆也生氣,三橋廉就會陷入“他是不是討厭我了”的惡性思維迴圈中,畏畏縮縮的蜷成毛茸茸的一團,或者乾脆哭出來。
在已經完全少女化三橋廉的心中,只有對面的捕手是阿部隆也時,他才能成為明星球員的概念就像天條一樣不可動搖。
用宅的語言來形容,這就是萌。
用腐的語言來形容,這就是所謂官方王道。
用《源氏物語》的方法也可以說成是阿部氏明星球員養成計畫。
當三橋廉握著阿部隆也的手,哆哆嗦嗦、淚涕縱的說出“我喜歡你”的時候,作者桶口橘也不忘借著阿部隆也的嘴調侃了一下現如今漫畫的窘境,但是這也不能改變什麼,作者依然不會放過任何一種可能性,於是讓更多人淪陷的阿部隆也的糾結過往成了新的熱點話題。
阿部隆也國中時代的搭檔投手是朝著職棒目標前進的天才投手椎名元希。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也嚴格控制著自己的投球次數,對於阿部隆也來說,就是他心目中最糟糕的投手類型。
“會搖頭的投手,我最討厭了。”
因為無法要求椎名再多投出那個可以使球隊獲勝的一球,阿部隆也開始置疑自己為何要與他搭檔,甚至置疑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為此,他沒有追隨椎名的腳步,而是考上了另一所高中,並且遇到了他所認同的最好的投手——三橋廉。
隨著新一輪高中棒球賽的開始,三橋廉與椎名元希的相遇,揭開了阿部隆也與椎名元希的過往。阿部隆也對椎名元希的否定使得三橋廉更在意作為阿部現任搭檔的自己作為投手在能力上與椎名元希之間的差異。
椎名元希身為投手的能力並不糟糕,他是自己無法超越的很好的投手,一旦然認識到這一點,三橋廉就更加介意自己是否能達到阿部的標準,能否成為他所說的明星球員。
如此一來,少女漫畫的關鍵要素已然在《王牌高手振臂高揮》中悄悄形成。
三橋廉對於阿部隆也全心的依,阿部隆也從利用三橋廉老實的個性和完美的九分割到認可他的努力,以及阿部隆也對元希複雜的情感變化,依附于少年奔跑于賽場的體育夢想中,才是充滿了愛的“棒球部裏揮汗如雨的好友和青春”。
作者桶口橘將注意力集中在少年之間清新而動人的“揮汗如雨的友情”和角色們在所經歷的微妙而複雜的心理變化上,的確比起滾滿了泥土的賽場拼搏的確更加容易打動女性讀者的心,或者說,即便是《月刊午安》這種典型的青年向漫畫雜誌也不得不向更大的消費群體妥協。

體育漫畫“新的表現可能性”
一部漫畫的成功離不開女性讀者(及部分男性讀者)不遺餘力的推廣與再創作,對於現如今的漫畫界來說,這已經是一條不需要特別申明的規則,久而久之,同人數量的多少甚至可以直接拿來衡量一部作品受歡迎的程度也成了理所當然。
將《王牌投手振臂高揮》成功的原因歸結於此,某種程度上或許有些偏頗,但這至少說明了一些實質性的問題,那就是《王牌投手》的讀者大部分屬於哪個族群,又是那些人包含著對一部作品的愛成了推動漫畫發展的中堅力量,這就如同UC派已經成了大部分老派高達FAN的標誌性特徵一樣,具有相當的說服力。
《王牌投手振臂高揮》究竟是不是一部優秀的體育漫畫?
對此,引用這部漫畫作品在獲得第十屆手塚新生獎時所獲得的評價加以概括再合適不過——“作品顯示出了棒球漫畫新的表現可能性”,當然,很可能這種充分運用了語言的曖昧特性的“可能性”,才是《王牌投手》的魅力所在也不一定。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4/25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