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動漫ST09年7月號】從鐮倉到木葉——忍文化於《NARUTO》中的變遷

從鐮倉到木葉裏,忍者于現實到動漫的變遷
《火影忍者》小考


近千年前,伴隨著源朝在鐮倉設置公文所,繁盛的平安時代消失于歷史長河中。
“世事本無常、盛衰如滄桑。”
《平家物語》三言兩語就娓娓道出了武士階級此後四百年的歷史,織田信長一語成讖,謙信與信玄壯志未酬,而隱藏在這些傳奇之後還有一脈傳承著九字箴言之力的特殊族群,忍者。
如同平安京時代的消亡帶走了陰陽師昔日的榮光,當幕府這個名字被明治所取代,忍者也消失在人們視線中。
直到今天,無數作品仍反復描摹著這昔日活在暗中的族群時,我們才恍然意識到推動歷史前進的從來不只是關原合戰中浴血的十五萬兵卒,可畢竟忍者在歷史中只留下過隻言片語的記載,以至於我們只能通過各種各樣的作品來推測他們的生活。
《火影忍者》是近年來最受歡迎的忍者漫畫,它保留了忍文化的同時也創造了一類更易被理解和接受的新忍者。承繼和改變的過程中,孰是孰非已不再有明晰的界限,不變的只是動漫在忍文化中留下的深深烙印。
忍者的起源與變遷

時光回溯到充斥著神怪傳奇的飛鳥時代,聖太子這位卓越政治家在《孫子兵法》中獲得啟發,確立了“SHINOBI”之名。那時,為了刺探朝廷內部活動而出現的忍者很大程度上仍是被稱為“志能便”活“志能備”的政治間諜。
出身沒落豪族的大伴細人可說是日本歷史上最早的忍者,有傳說,大伴細人就是甲賀忍者的起源,曾與服部氏族一同效忠于聖太子。除此之外,亦說在忍者中也有隨徐福一起東渡到日本,而後逐漸成為江湖藝人祖先的秦人。同時期的另一位權力人物蘇我馬子也同樣借助忍者的力量,但有別與政治間諜,他多採用暗殺的方式,這種活動延續到戰國時代,儼然已經稱為了忍者職能之一。
《火影忍者》中忍者的始祖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六道仙人。六道,並非中國道家的玄學名詞,但在飛鳥時代,佛教通過中國傳到日本,六道這個詞當然也不能從印度空投到日出處之國。包含了輪回之意的“六道”其後又加上了“仙人”,佛家和道家雜這般燴式的結合同樣也是《火影》在忍文化上最大的特色。
因為政治需要誕生於飛鳥時代的忍者,直到戰火紛繁的戰國才在歷史上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三河物語》就中曾記家康在桶狹間合戰後,在三河國奪還戰時啟用忍者奪取了西之郡城。
忍者作為戰鬥力量加入到合戰中,從鉤之陣到甲賀21家取得藤太郎首級不過七十餘年。直至川幕府時服部氏的崛起,忍者作為國家力量走到了頂峰。明治維新後,政權轉移到新政府手中,近代化軍隊使忍者失去了存在的立場,轉而從事起員警、煙花師、藥劑師等職業,慢慢地消失於歷史中。歷經幾個時代洗禮,忍者集團正如《火影忍者》中所描述的一樣,演化出完整的理論體系和獨到的訓練方法,甚至如同武士一樣產生了等級制度。
《火影忍者》中也引入了忍者“上忍、中忍、下忍”的概念,但現實畢竟與漫畫不同。以伊賀為例,上忍更接近于地主,是有田有地、有佃農,可以支配下忍的特權階級,而中忍則是率領下忍小隊長,在甲賀,則乾脆沒有上忍之說。實際戰鬥中,各國大名雇傭的以下忍居多,依照忍者的職能,下忍就如同一次性的過河卒子般充當著炮灰的角色。
半地主老財式的上忍在動漫作品中轉化成神乎其技的佼佼者,《火影忍者》的考試制度很好的說明了動漫的審美取向,上忍只能是卡凱西、是阿斯瑪,是形容不能的神功蓋世,需要經過數年的磨練和天賦的才能,才能加在頭頂上的冠冕。
現實基礎上的再創造是美化修飾的過程,忍者自然也不能免俗。但在此之上,忍者於歷史中特殊的地位使其魅力獨具,並讓這早已消逝在人們視線中的群體得以通過不同的載體重生。

流派與忍術

忍者的各種流派中,最廣為人知的自然是伊賀流和甲賀流。僅有一山之隔的兩者間存在著明顯的差異,有種說法是,伊賀偏向個人能力的單兵作戰,而甲賀則是集團軍,甲賀對於主君的忠誠,在伊賀卻毫無價值。
本能寺之變後,滯留在大阪中南部的川家康通過當地土豪的交涉,促成了伊賀和甲賀一同為川幕府效力的局面。但實際上,在戰國時期,甲賀氏的任務主要是監視川將康,而服部半藏在織田信長死後,則保護川家康回到了三河國,這種微妙的關係到了江戶時代逐漸發展成“伊賀忍軍對甲賀忍軍”的說法,當然也為後來如《甲賀忍法帖》等作品的創作提供了不少靈感。
在甲伊兩大豪強的光芒下,戶隱流這樣的鮮為人知的流派就好似《火影忍者》中連村名都很難被記住的小門小戶,好在流派的概念在《火影忍者》中充其量只是個點綴。甲賀忍軍雖忠於主君,但說到底還是個傭兵集團,可以一時監視川也可以一時俯首稱臣,但在《火影》中,以村為單位的流派集團則更像是國家的特種部隊,契約關係變成了不針對國家只針對個人的工作性質,一旦牽扯到國家問題,立刻轉變身份舉村進入戰爭狀態。
《火影忍者》對忍者文化細節上的轉化,在很多地方都可窺見一二。
忍術中有“陰忍”、“陽忍”一說。顧名思義,陰忍主要是隱藏蹤跡、刺探情報並伺機破壞,而陽忍相反,要光明正大的使用計謀達到目的,聯繫到《火影》中,不妨將其視作普通忍者和暗部的區別。(暗部在這裏啊在這裏啊……TAT我有說的!)
《火影》中忍者執行任務固然要隱藏行蹤,但終究是要見血見骨地拼個你死我活,而暗部執行人物要低調的多,執行的也多是危險刺探和暗殺人物。這種設定自然就要求暗部要比其他忍者具有更高強的本領,從忍術的分別轉化成特種部隊中的特種部隊,這種讓人血脈賁張的說法也是岸本齊史雜糅的一大特徵。
可萬變不離其宗,《火影》即使改編了諸多細節,畢竟也保留了忍文化中最獨特的忍術。
忍術中被稱為八門的術是忍者的必修科,即骨法術、氣合術、劍術、手裏劍、火術、槍術、遊芸、教門。
骨法術在《火影忍者》中被稱為體術,是忍者的必須具備的技能之一。關於骨法,有說源於中國,但也有意見堅持骨法與柔術等日本傳統近身武術不同,是從實戰改良來的自創流派,講究“投、極、打”的獨特技巧。在《火影》中,小李的體術多半是為了惡搞而特意像成龍靠近,連子虛烏有的醉拳也上升到必殺的程度,但《火影》對體術的描寫也是點到即止,流派更沒有成為其著重描寫的方向,我們只能管中窺豹稍稍感受一下體術於忍者的重要。
氣合術在虛構中經常以“定身術”之類的形式出現,但原理和念力又有不同,是利用對手的心的間隙令對方負于自己氣勢之下的技巧,也可以是類似於衝擊波一樣的遠距離殺傷性武器。拋開各種因素限制的漫畫在氣合術上下足了功夫,瞳術和查克拉都可以看成是其進化版,但瞳術更近似與五車這種影響精神的忍術,對此不再贅述。而查克拉不但貫穿了整部《火影忍者》,甚至可以說它才是忍術的根本。查克拉在武俠中即所謂的“氣”,雖然在大多數時間必須以結印的方式催動,但對鳴人這種查克拉爆棚的忍者,查克拉本身也可以是傷人的武器。
劍術、槍術和手裏劍已經無需多做介紹,從字面就能理解其含義,但在《火影》中,除了苦無,其他兩類都很少出現,倒是手裏劍可說是變化甚多的一種武器,搭配上影分身術,在前期可說是救了鳴人無數次小命。
火術則是指火藥的調和和道具的使用方法。火術在《火影》誇張的火遁術的影響下很少出現,反而是《天誅》對火術道具的應用則十分頻繁。
游芸和教門區別於八門中的其他六術,是忍者潛伏於城市中刺探消息時所需的技能。遊芸指的是三弦、舞蹈之類的文娛技藝,教門則是市井常識。為了能融入到當地的環境,忍者修習的這類知識在作為間諜的時會大派用場。但在武鬥傾向明顯的《火影忍者》中則相對無關緊要,應該說在大部分動漫作品中,遊芸和教門往往是八門中最容易被忽視的兩種術。
除必修八門外,忍術中最重要的兩種自然是遁術和五車術。
遁術雖為《火影忍者》中頻繁出現的忍術,但已經與原本逃跑的要旨背離,變成了一種進攻的方式。佐助的火遁也好,再不斬的水遁也要,在漫畫中從來沒有見過他們的目的是逃跑,經過誇張處理的漫畫版遁術是一種五行相克的攻擊術。
同樣為逃跑創造的五車之術與五遁相反,利用的是人的喜、怒、哀、樂、恐,除鹿丸這正統的心理戰術的專家,《火影》中的瞳術寫輪眼也可算是此類。寫輪眼的力量多類似於幻術,但其首先攻擊人的心理,而後才影響肉體,也符合五車獅子身中、天唾、五車的要訣。
與忍術息息相關的還有忍具、忍食和忍裝束。
忍具對於熟悉相關題材的讀者來說已不再陌生,《火影》在中同樣也涉及到許多,但苦無、手裏劍、撒菱這些耳熟能詳的名稱實則不過是忍具中的鬥器。《火影》少有提及水器和五色米一類的輔助忍具,而忍食在漫畫中更是只有犬塚家才使用的興奮劑。忍食大體上可分為平常食和攜帶食兩種,漫畫中所能看到的兵糧丸即屬於後者,現實中是用蕎麥粉、蜂蜜、砂糖等製成的壓縮糧食,當然不會有興奮劑的作用。這類改編在忍服上也存在,原本以茶色、土黃色居多的服裝在《火影》中變成了軍色,甚至是明黃色。便於隱藏且價格較色更加低廉的忍服原本是考慮了忍者行事便利而設計出的專門服裝,相對於力丸的傳統派裝束,《火影忍者》中的忍服無論是色彩,還是防彈衣狀馬甲和分裝口袋的設計都是反傳統的。
漫畫式的誇張處理在忍者題材的作品中並不鮮見,如忍者所穿的鎖帷子到現在也已演化成網狀的背心,連金屬都能變成柔軟的織物,那麼忍者裝束的顏色自然也可以忽略不計。

延續到《火影》中的忍者系譜

無論何時,當故事講到真田幸村兵盡戰死於茶臼山陣地,伴隨著冬夏兩陣來去匆匆的勝利與失敗,真田十勇士的名字與幸村火紅的鎧甲同樣被鐫刻上了“日本第一兵”昔日榮耀。
真田十勇士一向是極受青睞的創作題材,而如今已無法考據出處的那些人早已成為歷史角落的塵埃,我們記得的不過是廉價小冊子杜撰出的傳奇。在這其中,猿飛佐助更是忍者歷史上出現頻率最高的名字之一。
《鬼眼狂刀》中的猿飛出現時是位白髮紅顏的美少年,這位傳奇忍者相傳是以上月佐助為原型杜撰出的人物。出身信濃的猿飛幼年在戶隱山中遇到了甲賀流的戶澤白雲齊,並成為他的弟子。雖為甲賀流的忍者,卻從未曾于甲賀裏修行過,這樣的猿飛佐助,後世人對他的熱情幾乎可和服部半藏N世相媲美。作為一部以忍者為題材的漫畫作品,《火影忍者》也中必然會出現與現實相互交融的線索和人物,猿飛佐助的名字拆開來看,顯然岸本齊史將這位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甲賀忍者拆成了兩個人物的名字,以火影三代目和宇智波家的天才忍者向這位故人致敬。
自三代目猿飛向下,木葉裏作為五國中最為強大的忍村還擁有著三位傳說中的忍者——自來也、大蛇丸和綱手。
出現在江戶時代後期讀本中的自來也(一說兒雷也,日語發音一樣)是以架空的海盜加忍者的形象出現,通過歌舞伎、淨琉璃等藝術形式的改編成為了為人所熟知的使用蛤蟆妖術的忍者形象。
自來也初次登場於感和亭鬼武的讀本《自來也說話中》,與其說是忍者,不如說是具有傳奇小說色彩的義賊,而自來也這個名字來源於中文的“我來也”,意思是說入室行竊的時候還要自報家門。
兒雷也則是以實打實的忍者形象登場於美圖垣笑顏等人合著的《兒雷也豪傑譚》中,書中描繪的兒雷也,即自來也為肥後豪族之子,在秒高山得遇仙素道人,學會了蝦蟇之術,不但能乘著大蛤蟆行動,更可以變身。
他的妻子是可以使用蛞蝓的妖術的綱手,宿敵則是由青柳池大蛇而生的大蛇丸。在這部天寶年間的作品中所採用的三者互相牽制的構架,岸本齊史將它完全的帶入了《火影忍者》中,甚至於在人物形象上,岸本也採用了歌舞伎的形象來應和百年來,自來也與其密不可分的關係,或許《火影忍者》中因為自來也的死帶來的遺憾,也可以通過這些原型得到一些小小的彌補。
文藝氣息濃郁的三忍畢竟是《火影》中的重要角色,而大名鼎鼎的半藏卻只是個NPC級別的過路人。這位溯源到伊始忍者的半藏是服部氏當主的名字,如風魔、百地一樣是世襲的權利代表。
但百地和服部不同的是,風魔小太郎和並不屬於甲賀或伊賀中的任何一派,原本是北條氏忍軍的風魔一族直到川幕府時期仍在與川家進行鬥爭,繼承了風魔之名的五代目被川家康通緝,由於有人告密而被逮捕,此後處以火刑,成為了風魔氏歷史上最之名的忍者。比起服部家從忍者到桑名番家佬的一路坦途,風魔、百地、猿飛這類生於亂世死得其所的人物似乎更容易得到人們的喜愛,以至於我們總不難在各類作品中發現他們的名字。

世事本無常、盛衰如滄桑

亂世已去,忍者畢竟是被歷史淘汰的舊時遺物。
那些曾身處亂世,充當馬前卒的忍者們,無論是與織田戰死的百地,還是與川對抗終生的風魔,甚至於《火影》中的鳴人、佐助,說到底無非是為了自己的忍道而生,將來或許也會為了自己的忍道赴死。
但滄桑變遷,時光倏忽即是千年,從飛鳥時代延續下來的忍者文化,到今日已經失去了它最初的樣貌,我們看到的終究只是記錄著傳奇的小冊子,靠著那些承載著逝者忍道的隻言片語回溯它曾擁有過的輝煌,和那段有關於忍者歷史的浮沉激蕩。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6/17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