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動感劇畫06年刊載】背岸天使——矢澤愛的動畫,還有電影。

背岸天使
——矢澤愛的動畫,還有電影。

冬天到頭的時候,襯著桃花盛開的背景,下了一場不大的雪,北京的天氣霎時回寒。
在落地窗前掙扎了許久,最終還是決定老老實實的穿著牛仔長褲出去上班,畢竟矢澤愛式的生活只能在不知人間疾苦的虛幻世界中才能延續下去。
挽起袖管,皮膚上細密的寒毛被冷空氣激醒。忽然就想起了,娜娜在漫天飛雪的車站隨著呼嘯而逝的列車一路狂奔,最後跌倒在鋪滿冰雪的水泥地上失聲痛哭的樣子。

THE MOVIE
《—NANA—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愛情是一個詞,背過身的瞬間,它龜裂成細碎的片,融在雪中,再也尋不到蹤影。
《NANA》的電影像是一個轉站的提示車牌,從今往後,矢澤愛就不只是動漫界的流行名詞,飛躍了整一個檔次,理所當然地成了糅合著粉紅與的流行教主。
擺在國貿店昏黃華麗的櫃檯中,Vivienne的土星標誌和昂貴價位都璀璨得讓人不敢直視。曾幾何時,連Sex Pistol為何物都不曾知道的少女們,也都會吵吵嚷嚷的標榜著自己是PUNK回潮的代言人,憤青的標誌掛在每個顯眼的地方,生怕遭到別人忽視。
流行摧毀時尚,不過只需要一部電影上映的2個小時而已。
其實多少還是有些過激了,畢竟精彩的東西是不會被輕易埋沒的。即便是再看不慣這樣那樣的盲目追捧,還是會由衷地為矢澤愛的走紅而欣喜。
在大谷健太郎監督的努力下,《NANA》的電影雖然仍逃脫不了一部分舊有Fans的責難,但總算是避免了落入《百人斬少女》那樣的尷尬的境地。無論是人物造型、經典場景的還原,還是音樂的具現化都是非常貼近原作的。對於很難衝破原作阻礙的改編電影來說,《NANA》已經可以說相當值得稱讚了。
矢澤愛在《Glamorous Sky》中這樣寫到:
Sunday Monday
是閃電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是雪花
Friday Saturday
七彩的everyday
烏雲消失後的滿月 回應我的聲音……
上帝創造世界,圓滿和諧的7就是終止。

《下弦之月》
想念是一套枷鎖,扣在腳踝掙脫不開,只能等待著血肉模糊時暗自飲痛。
似乎沒有《NANA》那般的熱火朝天,根據矢澤愛早期作品改編 ,04年就已經上映了的《下弦之月》比同樣是HYDE出演的《MOON CHILD》還要更晚進入人們的視線。
那頭柔軟的金髮和天使一樣的臉,低聲的吟唱伴隨著木吉他緩慢曖昧的節奏,亞當就像是個不曾存在於世的人一般,讓人牽念。
矢澤愛的故事,總是揉碎了一顆心的。
娜娜在愛情和尊嚴前搖擺不定,奈奈在幸福和愛情間輾轉反側,美月被困在自己的編制的網中脫不開身。百種女人,千種心思,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愁腸難斷、百轉千回。
這樣的故事交托到監督二階健手中,一半的放心,一半的難安。出身MTV監督的二階健雖然早已憑藉與HYDE、PIERROT、相川七瀬等音樂人的合作而聞名於業內,但做為電影監督卻只是第二次而已。值得慶倖的是,《下弦之月》並沒有讓人失望,幽暗華麗的畫面,淒婉動人的音樂,二階健把發生弦月下,繁複而傷感迷離的愛情故事講述的那樣動人心魄。
矢澤愛的故事中,總有些難以擺脫的傷感。迷宮似的洋房,是美月無法放手的愛情夢想,傷了百回,也不肯學得聰明一些,女人就是這樣魯莽而堅強,撓破了頭,也無法剖析個清楚,謎一樣的生物,只有澤愛的筆尖才能細膩的再現一二。

ANIME

《Paradise Kiss—天堂之吻—》
天堂是一生的嚮往,期盼了年年歲歲,最終也無法到達。
真正記住Paradise這個含混在口中不甚清晰的詞,不是因為矢澤愛而是因為Keren Ann的《End of May》,悠揚的旋律和冰冷的聲音,正如同天堂的色澤,瑰麗卻遙遠。
多少年前,有那麼一天,為了紫從平凡的少女蛻變成嬌豔的蝴蝶,但最終還是無法挽留自己的愛情而跌落了一地的淚,想來一生中能遇到一個像佐治一樣改變了你一生的人,既是幸福,也是不幸。
紫穿著許多年來都不曾丟棄的華服,打開佐治寄來的盒子時,世界變得繽紛奪目。
曾經在某個地方看到過一句話,說是人的一生中會遇到一個你最愛的人和一個最愛你的人,最後,和一個不是你最愛也不是最愛你的人渡過一生。
生活的模棱兩可是上帝的一個玩笑,他說愛是不可得,牽牽念念的才會長久,所以反復糾纏了,痛苦了,還要感謝上蒼憐賜了一個愛的機會。
《天堂之吻》在說的就是這麼一個眾所皆知的道理,愛情是虛幻難以企及的,仿佛天堂中的一個吻,多少年之後,只剩下夢境可以回味。
雖然由戰果輝煌的小林治和結城信輝擔任監督和人設,但沒有切中要害的兩位少年動畫領域的神人,終究還是沒能體現出原作精髓的半分,著實可惜,不過即使如此,也還是不乏追捧之人的,愛總是盲目的,書中一樣,現實就更是如此。

《近所物語》
青梅竹馬是一個童話,糖果屋和家家酒是兩小無猜方可達到的境界。
作為《天堂之吻》的前作,《近所物語》的上映時間是要晚了一些的,就著深冬寒冷的空氣播放這部散發著淡淡糖果香甜氣息的動畫作品,是不是有點奇怪?想來想去,結論卻是有得看總比沒得看好,於是還是暗自慶倖了一番。
雖然這部作品沒有引起很大的反響,但真正迷戀矢澤愛的人是不會錯過的。和用甜蜜童話外衣包裹的殘酷故事不同,《近所物語》的每一個細節都可愛的讓人難以釋手。番茄圖案的logo,層層疊疊的花邊裙擺,粉紅色的頭髮和章魚唇,實和子的愛情雖然也經歷了曲折的過程,但最終還是你儂我儂的求得了個圓滿。

《NANA》
一個接一個的蜂擁而至,這就是眾人口中的潮流。
改編了電影,又說要拍攝續集,續集擱置了,動畫又開始上檔。
《NANA》的故事就像是挖掘不盡的聚寶盆,充滿了一夜暴富的商機。書市上一個接一個的商品,包裝得精美華麗,街邊的飾品店裏,仿造的土星掛飾也做得一個比一個精細。
短短的半年時間內,矢澤愛的作品種有3部被改編成了TV動畫作品,儼然新少女漫畫掌門人的姿態,讓人甚至生出些心疼的情緒。
《NANA》的動畫版將會是一部怎樣的作品?
私以為,它是只適合改編成電影的,一定要銀幕,立體音效的去欣賞這一場繁華落盡淒迷異常的盛宴,但如今卻還是做了小戶人家的碧玉,每週守著20分鐘講一個有關愛情、友情、佔有欲、得到和失去的故事。

矢澤愛是精靈,她筆下的人物卻大多是背岸的天使。每前行一步,就陷得愈深,混濁的水沾濕了飛揚的裙邊,貼合在皮膚上,徹骨的冰冷。迷離的眼,豐潤的唇,與粉紅交界的地方隱隱的有一種曖昧的疼痛。
流行總有消逝的時候,告別了那些奢華的包裝,有一天,會有更多人發覺,矢澤愛除了時尚,其實還留下了那些隱約無法解釋的感情。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6/03/17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