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動感劇畫07年刊載】流年-田美名子出道30年紀念

流年
成田美名子出道30年紀念


那是高屋奈月、物領冬實這批當紅少女漫畫家還捧著《花與夢》的年代,那是《畫書大王》帶領我們這一代人走入漫畫世界的年代,那是《東京愛情故事》和《雙星記》帶給我們感動的年代,那是一去數十年,我們都漸漸忘卻了的年代……

成田美名子第一次進入中國漫迷的視線,還是《畫王》打開了中國漫畫市場的時候。《雙星記》的出現,讓很多人看到了漫畫中平實而真誠的部分,沒有搖身一變能力超群的英雄,也沒有身負重任的救世主,更沒有抱著便當在學校門口等待男主角出現的星星眼少女,只是一對兄弟在生活中逐漸成長的故事。
《雙星記》太過成功,以至於後來無論什麼時候談到成田美名子,都要扯出這部漫畫讚歎一下,以彰顯對大神等級漫畫家的無限崇拜。成田美名子的成功固然是緣于這部優秀的沒有詞藻可以形容的漫畫,然而她那種充滿了生活感的幽默,平實細膩卻又浪漫的筆觸,則是她骨子裏本來就具有的特質。
刊登在《花與夢》上的《請到一星來》是成田美名子的出道作品。17歲,我們大多數人還在思考如何花掉口袋裏的零花錢和如何與家長周旋獲得多一點暇時間,而成田美名子已經憑藉著一部短片漫畫獲得了銀白和獎。
與大多數漫畫家辛辛苦苦創業的過程比較起來,成田美名子或許是相當幸運的一位。在《請到一星來》獲得成功後,77年到79年的這段時間裏,成田美名子開始在百泉社的《LALA》上連載她的第二部作品《美紀和尤迪系列》。
《LALA》9月號上的《歡迎!》是《尤迪系列》的第一部作品。故事從小笠原幹夫,也就是美紀因為父母工作的關係不得不轉學到全住宿制高校開始。在那裏等待他的,是全能的學生會長尤迪•普拉旺。美紀住宿的地方是一棟非常古老的洋房,一到夜晚,就會發生奇怪的事情。有一天,為了救遭遇奇怪事件的美紀而來到他房間的尤迪,因擋住了飛來的刀子而倒下了。然而,這奇怪現象的本身其實就是學生會為了美紀而舉辦的歡迎會的遺留物……
最早作為短片連載的《歡迎!》正式拉開了《尤迪系列》連載的序幕,隨後,這部作品正式更名為《美紀和尤迪》系列。
在70年代少女漫畫的變更期,個性派漫畫家的陣營中除了山岸涼子及大島弓子等老一輩的漫畫家外,當時只有一位新人漫畫家躋身這個行列,那就是成田美名子。在《美紀和尤迪系列》中,成田的偏好就開始顯現出來,以至於她被人認為是相當另類的漫畫家。
在少女漫畫作品中,除了以特殊的歷史題材或男色為主題的漫畫外,大多數主人公都是女性,像成田美名子這樣用細膩的筆觸和絕大篇幅來描寫男性角色生活的少女漫畫,當時會被歸類為“個性派”也是合情合理。早期的少女漫畫大多數是由男性作者繪製,隨著女性作家進入少女漫畫家的行列,這些男性作者才被逐漸淘汰,然而那個時期由男性作者創作的漫畫中為了故事本身創作角色的情況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成田美名子風格卻截然相反,她的作品永遠是故事為了人物而存在,關鍵並不在於故事的本身,而是看這些角色如何思考,如何行事,如何有血有肉。這種創作方式,也用在了80年開始於《LALA》上連載的《艾麗安大道》(中譯《神秘王子》)中,以人物作為創作的中心及標題的作法並沒有使故事本身變得單薄,反而在簡單的故事、簡單的人物設置中是漫畫變得非常有意思,這也正是成田美名子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人物身上挖掘出笑與淚交雜的生活故事,成田美名子正是在最初的《美紀和尤迪系列》就開始了這種風格細膩的創作。
隨著《那傢伙》、《天的神話•地的神話》、《艾麗安大道》的成功,成田美名子已經在少女漫畫界佔有了一席之地。然而真正使他成為名家的,仍然是那部至今仍為老一輩漫迷所津津樂道的《雙星記》。
如果努力回憶一下,依稀還能記起這部漫畫最早出現在眼前時的情形。原名《CIPHER》的《雙星記》曾以《雙星奇緣》這個名字出現在《畫王》上,雖然無論是《雙星記》還是《雙星奇緣》都是非常符合這部漫畫內容的譯名,但卻都不能准且的體現出《CIPHER》含義。
正如《雙星記》中所說的一樣,SIVA和CIPHER的名字來源於印度神話,西瓦(SIVA)代表了產生與破壞,而塞瓦(CIPHER)則是零。無論哪一個,都仿佛在告知世間的真理就是往復循壞,終點即是起點。而《雙星記》以《CIPHER》為名,一半的原因是因為這部漫畫雖然是說兩個兄弟之間的故事,但是線索依然是安妮和塞瓦的情感發展;而另一半的原因,想必就是概括了成田美名子在書中對起始與終結的闡述——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都要記得“零”的含義是重新開始。
80年代的紐約,成田美名字用它細膩的筆觸描繪了幾個人的故事。在這座混亂又冷漠的城市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西瓦和塞瓦作為電影明星,更不可能例外。《雙星記》剛開始時,安妮對著塞瓦說,我們都有該隱的標記。額頭上的一顆小紅點,是塞瓦用來遮掩代表墮落的傷疤的偽裝,而安妮則代表了她對兄弟的愧疚,她和塞瓦一樣,都是上帝眼中的罪人。
安妮的闖入,代表著西瓦和塞瓦不得不面對的成長,少年時,他們可以是最初的敵人以及最親密的夥伴,在這世界上再沒有人可以進入他們的世界。然而,一旦告別了童年時代,他們就不得不踏上不同的道路,即使這不代表分離,卻也以為著他們不再是彼此生命中的唯一。
“半身被割離的痛苦”。
成田美名字借著塞瓦的口告訴了我們一個如此淺顯的道理——成長,意味著不得不失去,不得不去告別。
作為《雙星記》的主角,西瓦和塞瓦這兩個覺色塑造的十分成功,說是成田美名子在人物方面的巔峰之作也不為過。看似粗神經實則溫柔體貼的塞瓦和表面冷酷內心纖細敏感的西瓦,他們感情上的每一次起伏轉折都令人對這對兄弟更加喜愛,又更加的擔憂。當西瓦對喜歡上安妮的塞瓦說“我放棄”的時候,塞瓦震驚眼神和西瓦暗中的背影,早已經預示這兩個人面對成長時所要經歷的傷害與陣痛。
成田美名字曾經表示過,看《雙星記》能夠理解西瓦的人,都是二十歲左右的人。對於這點,我深信不疑,只有經歷過徹骨之痛的人才能夠體會到何謂劫後餘生,只有真正明白孤獨的人才會理解西瓦對愛的渴望有多麼強烈,以至於太過需要而害怕得不敢要求,不敢要求任何人將自己放在第一位,他只是一直等待著有人說需要他,而這個人,剛好是塞瓦。
塞瓦是填補了西瓦的半身,雖然表面上看來,西瓦是塞瓦的“保險開關”,然而實際上這對胞胎兄弟中,塞瓦才是真正的支柱,正是因為有他,西瓦才確定了自己存在的意義。在所有人都認為塞瓦比較可愛的時候,只有塞瓦看到了西瓦隱藏起來的脆弱,只有塞瓦給了他“最愛”的感覺。
所以西瓦一再的放棄了,在塞瓦明白他們兩個人總有一天要走上不同的道路時,西瓦依舊為了自己的半身放棄愛的權利,他問塞瓦“如果我和安妮都要掉下懸崖,你要救那一個?”
即使有安妮的存在,西瓦依舊想要確認自己在塞瓦身邊的位置。他是這樣小心翼翼的愛著別人,同時渴望得到同樣的回報。這樣的愛是卑賤的,直到有一天,西瓦遇到了蒂娜。 如果說安妮的出現,是這對兄弟開始分離的導火索,那麼蒂娜的出現和死亡無疑就是加速劑。
蒂娜教會了西瓦愛自己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只是有喜歡自己,才有力量去愛別人。在蒂娜的身邊,在紐約的貧民區,蒂娜的歌聲,讓從來不再別人面前哭泣的西瓦落淚,這麼多年來,埋在心中的不安和痛苦毫無保留的宣洩出來,直到眼淚落下來,西瓦才知道自己哭了。
成長如同走在懸崖邊上,當西瓦尚未說出口的喜歡因為蒂娜的死嘎然而止,似乎就看到了西瓦和塞瓦的分離。
第一次,這對雙胞胎自出生起第一次真正的分離。
紐約和洛杉磯,西瓦和薩瓦在兩座相隔遙遠的城市中繼續各自的故事。正如同我們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一半,曾經無法原諒的人、無法原諒的事,會因為分別而變得那麼模糊,究竟為了什麼而不能原諒?當西瓦聽說塞瓦要回到紐約時,他對亞裏山大說,“如果我就這樣原諒了塞瓦,是不是對蒂娜太不公平?”
或許,到最後只剩下一鐘執念支撐著自己而已。愛與恨是一體兩面的,這種已經被說爛的事情終究是亙古不變的真理,當西瓦看到塞瓦時,一切憎恨的理由都不重要了,對蒂娜的愛再濃烈,也敵不過對眼前活生生的人的思念,只要擁抱著這個人,就可以真切的體會到,他還活著,是還可以珍惜的,還可以以想念的,還有機會對他說“好想你”的人。
《雙星記》的結局是溫吞、平和的。生離死別已經在故事的中途說過了,剩下的,只有生活和珍惜。然而當這對兄弟在紐約一角的公寓中緊緊擁抱在一起時,依然感到鼻酸,如果轉悠了大半個世界,過了十年又數十年,回到最初的地方還有人可以擁在一起說句“好想你”,未嘗不是一種彌足珍貴的幸福。
成田美名字在80年代憑著一部《雙星記》跨入了大師的行列,拋開對人物細膩的描寫和充滿生活味道的橋段、對話,她對美國生活精緻的還原也同樣令人讚歎。和《紐約•紐約》中顯現的美國生活一樣,隨處可見的生活資訊會令生於70到80年代的人陪感親切。安妮手中Michael的玩偶、塞瓦口中三天三夜的演唱會,甚至姆斯•迪恩的老電影,仿佛一條清晰的時間軌跡刻在讀者的腦海中,就如同《紐約•紐約》讓所有人記住了辛納特拉。
《雙星記》後,成田美名字將其中的人氣人物亞歷山大•雷文作為主角,繪製了《亞歷山大》一書。對於喜歡西瓦的人來說,這不只是一部關於亞歷山大和其朋友的漫畫,在《雙星記》中無法得償的,希望西瓦能夠幸福的心願,總算在《亞歷山大》中得到了些慰籍。毫無意外,這部漫畫和《雙星記》一樣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田美名子在少女漫畫界風光無限、一時無二。
然而隨著少女漫畫流行趨勢的改變,像成田美名子這種安靜講故事的風格也已經不再是人們追捧的目標。90年代後期,隨著CLAMP等更吸引眼球的少女漫畫家的崛起,成田美名子也逐漸退出了一線少女漫畫家的行列。
從《艾麗安大道》到《亞歷山大》近15年中,成田美名子的作品主題主要都集中在美國,然而在95年開始連載的《天然少年》卻令大部分人感到吃驚,沒有成天式的美國生活,而是將著眼點放在了“弓道”、“能”這些日本傳統文化上。雖然《天然少年》並沒有像前兩部作品一樣轟動,但是成田美名子依然維持了想到高的水準。此後,01年三月,《天然少年》完結。
01年五月,少女漫畫雜《Melody》上連載的《如花盛花》(《花樣能樂師》)以《天然少年》番外的名義刊載了第一章,雖然同年七月,《天然少年》的另一個番外也在這本雜誌上刊登,但是成田美名子還是選擇了《如花盛花》這個名字作為新連載的標題。和《雙星記》時代的作品不同,潛伏在《雙星》中對成長的不安和傷感到《如花盛花》中已經沉澱成了一種更淡然、更樂觀的態度。將生活的苦與樂都作為生活的一部分接受,成田美名子在出道30年後的今天,正是用這樣一種成長的態度來描述成長的故事。
如果再過30年,會不會還記得這個多少年來都默默地講述發生在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少年身上成長故事的漫畫家?
即使在今天,談及成田美名子的時候,對她的新作的感情也已經不如當年的 《雙星記》和《亞歷山大》,然而無論時光如何打磨記憶,某一天,如果還有機會從塵封的箱子裏翻出佈滿灰塵的漫畫,細細讀上一邊,那種感動依舊會穿越時空來到身邊。
如同彼時在書中讀到過的臺詞一樣,“時光的流逝太不可思議,漸漸的就記不得了,但是偶爾想起來的時候,又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好像更加深刻……”
這三十年,成田美名子不斷講述著有關成長的故事。而這三十年,我們這些讀書的人都已經年華不再,再讀成長,感受也不同於以往。
正是似水青春,今昔流年。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09/02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