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動感劇畫08年刊載】要的就是剪不斷理還亂!-《龍鳴》

要的就是剪不斷理還亂!
——《龍鳴》

如果看了《龍鳴》只有5分鐘,很可能會誤會這次Gonzo相當正經的製作了一部有少年、有少女、有機械、有國仇家恨,當然還有愛情故事的動畫,但是只有五分鐘而已,再往下看就請各家看官自備面紙,一來可以用來補救巨乳在顯示器上上下竄動而導致的突發性鼻腔失血,二來可以在面對惡寒到沒邊兒的劇情時保持顯示器的清潔(此時請不要飲用含糖量高的飲料)。
這就是《龍鳴》,無法形容它是中規中矩的延續了同類動畫傳統的優秀品質,還是一切劇情都為了湊成無數同人CP可能性服務,或者,各位拿《EVA》、《GONDAM》、《交響詩篇》等等同類動畫相比較的看官,乾脆忘記這也是一部講述少年駕駛機器人斬妖除魔、捍衛地球,並且巧合的結識了神秘少女,一邊逃命一邊演繹出一段浪漫史的老舊故事,暫且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噴點”上(只要是看點一定會讓人忍耐不住噴一下的劇情,還是叫“噴點”比較恰當),看看GONZO這次聯合NAS,又拿什麼噱頭來吸引百般挑剔的動漫FAN們好了。

故事和其他故事一樣,少年還是彆扭少年,少女還是神秘少女,機械只是有的難看了一點而已

少年神志名仁的夢想是飛上太空,但是在一次空難中,他失去了雙親和妹妹愛,而自己的父親又是此次空難的主要責任人,備受打擊的仁放棄了自己的夢想,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兩年整,然而,某一天他與一名神秘的少女——托婭的巧遇,或者更恰當的說,命運的重逢掀開了故事的序幕。
20年前,科學家們在海洋深處發現的卵一樣的生物後來被證明是可以孵化出在龍型和人型間任意轉化的外星生物的龍蛋,為了抵抗在冥王星軌道上的外星生物,人類開始研究如何依靠自己的力量製造出龍,而這項研究在20年後,發展為執行D計畫的龐大組織,而其中又以可以與龍可以產生共鳴的駕駛員為中心,組成了執行各類任務的戰鬥小隊。
龍的駕駛員被稱為Dragonaut,而龍則被稱為合鳴者。已經有了主人的龍,無論接收到怎樣的命令,都要貫徹始終的執行,人類將外星的生物科技轉化為應對外星生物的武器,但冷酷利己的D計畫也牽起了Dragonaut與合鳴者之間不可分割的紐帶。
《龍鳴》的故事相對於同類動畫,其實更加簡單,你不會為了層出不窮的哲學論點而大傷腦筋,《龍鳴》中出現的最深奧的話,也無需定格反復琢磨就能理解,當然,其中也沒有圍繞在桌前只能看見剪影,直到到動畫結束都不可能知道誰是誰的隱藏人物,更不可能出現白髮紅眼的少年意味深長的握握男主角的小手,近乎調戲的說一聲“我喜歡你”。
這個故事簡單到,你想為它編織一個更難以捉摸的幕後人物都不容易,短短的10集,那個宛如從18N動畫中借來的人物,坐擁火星的王子殿下就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那這個故事看什麼?且聽下段分解。

是宅?還是腐?這是個問題
且看看《龍鳴》的人物設定,就足夠各位供香磕頭無限膜拜十數分鐘。
主角神志名仁一出場,身邊就跟著“青梅竹馬”一樹,兩人同上航空學院,年紀輕輕就知道背著各位家長,在偏僻的小山坡上看星辰閃爍、銀河浩,然後再擊拳明誓。
“什麼時候,我們要一起飛向宇宙。”
這夠嗎?GONZO和NAS認為還沒有足夠的把握穩住女性觀眾,於是太空梭上安排了小姨子——神志名愛旁敲側擊。看到這裏,忍不住大呼三聲,這簡直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現如今做動畫的真理就是:不要最好,但求最多,不只是產量,連CP都可以依樣套用進去。匆匆安排了少年與少年青蔥歲月、純真熾情,人物關係開始步入正軌,少年終於在遇到了命中註定的神秘少女,準備展開一段非同尋常的人生旅程。好了,少年和少年以及少年和少女的故事講完了,下面是兩位少年和一隻龍之間你爭我奪的第三者故事。
因一樹而誕生的龍裏奧自認為使命是保護龍的原型拖婭,他與仁聯手,成了第一對打破“合鳴者只能由自己的主人控制”的遊戲規則的Dragonaut與龍。這也傷害了一直等待著裏奧出生的一樹。嫉妒仁奪走了自己龍,也怨恨裏奧背叛了自己的期待,被逼得幾欲瘋狂的一樹開始報復,時時刻刻追著兩人遊走在地球及各個星球間,甚至不惜將裏奧一同推入焚化爐,也不願自己的裏奧被奪走。
複雜的三人關係不只存在于兩名少年與一隻平時幻化成青年的龍之間,在裏奧、仁和托婭之間,複雜而難以明言的感情也同樣剪不斷理還亂。抱著保護托婭的決心,裏奧剛出生,就奔向了托婭,他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要保護她,只知道追隨著這個少女,並且不能令她陷入危機,但仁與托婭之間複雜的情愫也令裏奧漸漸明白自己不過是多餘的那個人。
無論撰寫腳本的人為這四人做了怎樣的打算,事實是拋開那些同樣迷離的配角之間的關係,單是主角間鼎足而立的兩大三角關係(不好意思,鼎不太完整),就足夠寫一本瓊瑤式的愛情小說。
既然給腐女們準備了如此饕餮盛宴,又怎麼會棄另一半江山之不顧。如同腐女們即使不管發展得如火如荼的三角關係,同樣還可以關注美型冷峻的駕駛員怎麼控制自己脾氣暴躁、直腸子的合鳴者,宅們也可以關注其他的萌點,諸如性格惡劣的天才少女(甚至可說是幼女)時不時的流露一下小女生特有的柔嫩稚氣的笑容,或者像男生的駕駛員晶與自己美豔的龍——苗,每次“合體”都要十指相扣,前額相抵,在空中360度很羅曼蒂克轉一個圈,甚至是看超越正常尺寸的豐胸很沒必要的在鏡頭前上下抖動,以及各色少女們如何趴在火星王子的膝邊聽他淫蕩的笑聲。
《龍鳴》在故事中很不正經的KUSO了一下當今動畫中多數吸引人眼球的萌點,無論你是男宅、女宅,由或者是腐男、腐女,都能跟著一次次無力地一頭磕在鍵盤上,感歎這世界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的事實。

不正經中還能正經的感歎一下動畫發展的趨勢
近來動畫片中男主角的內心越來越纖細,這是肯定的,如今閃耀著星星眼轉個半圈揮灑點鱷魚眼淚已經不是女主角、女配角的專利,但《龍鳴》卻讓我們見識到了新的境界。
男主角神志名仁一天到晚被纖細可愛的女主角托婭抱在懷中飛來躍去,關鍵時刻還能飛身為他擋擋流彈,最重要的是此女不但身強體壯,還會襯著月色用公主抱環著自己的白馬王子俯身一吻,那光景,觀者無不唏噓男主角之纖細贏弱已經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
這不是一部《Gundam Seed》或者一部《龍鳴》中拿來稍稍KUSO一下而已,如果有誰還記得《Gundam》曾經的風貌,恐怕也會在《00》中發現草燈臉與Gundam之間的嚴重的不協調感。如果很久以前的打動了無數人的真嗣是因為,在他的懦弱中確實看到了成長的陣痛與少年急需自我肯定卻又難以得嘗所願的絕望苦痛,那麼今天被少女環抱著的男主角是否只是為了依偎在女權膨脹的奇特氛圍下,順理成章地發展出一段愛情故事,則的確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即便是Gonzo在播放前大肆宣傳的動畫,實際上,整體看來水準也趕不上前兩年的《交響詩篇》,但相對正直許多的《交響》,《龍鳴》卻以另一種獨特的姿態亮相於挑剔的Fans的面前。
對於《龍鳴》是否有像《EVA》、《交響詩篇》等作品那樣,在故事中蘊含了相當豐富的資訊值得人們一看再看,或許現在下定論還為之過早,但現如今,又有哪部動畫,可以像一盤美味的什錦拼盤一樣,在保證了故事發展的同時,還能兼顧各色觀眾的興趣與口味。有的時候,甚至已經習慣了TV動畫在進行到中途作畫崩壞或節奏大亂的觀者,如今能看到一部臉孔沒有嚴重變形,節奏快且劇情緊湊的動畫已然是一種值得慶倖的樂事,不知道這是觀者的悲哀,還是動畫製造業的悲哀。
動畫急速的商業化畢竟和天天守在電腦前等著看新番的動畫FANS沒有直接的關係,關於《龍鳴》我們只需要知道,你既可以把它當成正經、傳統的動畫來看,也可以拿著紙巾擦擦噴在顯示器上的口水,無論怎樣,它至少可以保證高品質的娛樂水準。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12/27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