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疑似動感劇畫07年刊載】貞的戰場——《大劍》戰爭史

貞的戰場
——《大劍》戰爭史

在一片廣袤空寂的大陸上,無數的妖怪幻化成人形潛伏在人類身邊,伺機而動,獵取人類的內臟為食。
弱小的人類面對妖怪無力反抗,他們只得求助於“組織”,並依靠其下被稱為“大劍”的戰士來擊退各色的妖怪。然而作為人類英雄的“大劍”們並沒有得到應有的信任和接納,只因為他們的身體為了戰鬥而與妖怪融合,變成了不折不扣地半妖狀態。
這些永遠停留在一個時間點上,不會衰老也不會自然死亡的戰士們只得背負起孤獨的命運,向所有的不公宣戰。
少年拿基和大陸排行第47位的大劍古妮婭就相遇在一個隨處可見,日漸凋零、妖怪行的村落。為了拯救這個村子,村長向組織請求派大劍來救援,而被派來的就是組織中排位元最低的古妮婭。銀色的眼睛、沒有任何表情,嬌小的身材背著一人高的長劍,當村子裏的人一邊要依靠她的力量來戰勝妖怪,一邊又將她視為怪物的同時,少年拿基卻只當她是一位隨處可見的漂亮姐姐,追隨在她身後。
然而古妮婭的出現意味著拿基童年的幸福就到此為止。當古妮婭揮動長劍刺入拿基相依為命的哥哥的身體時,他瑟縮在角落,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唯一的哥哥早就隨著父母一同死去了,留在自己身邊的只是隨時可能取他性命的妖魔。
曾經失去親人的痛苦和親人被妖魔附身的事實,對於一個少年來說太過沉重了,然而拿基的堅韌促使他走進了古妮婭的世界,走進了大劍的世界。
以少年拿基為分界點,《大劍》的故事暫且可以看為是兩個部分。
在和拿基一同旅行的途中,古妮婭的身世、大劍的產生以及一系列與《大劍》的世界相關的線索都逐漸變得明朗起來。
首先是函的出現。當大劍接到印著各自標識的函時,就意味著他們的劍尖不再只是指向妖魔,而是指向自己的同伴。古妮婭收到的函來自與自己同期的艾莉娜——當因成為半妖而痛苦難耐時,曾互相擁抱著入睡的人。然而即使是同伴、是朋友,在接到的函的同時也不得不去斬殺,因為作為大劍的人在接受了妖魔的血肉的同時,也不得不接受與妖魔的意識抗衡的命運。在即將超越極限時,將劍中代表著自己意志的函交到最信任的人手上,借著她的手以人的身份死去,是作為大劍、作為人類最後的尊嚴。
即使流淚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在成為大劍的一瞬間開始,他們就註定要與自己的欲望抗衡,因為沒有生命的盡頭,所以等待他們最終的只有在疲憊中變成妖魔。
或許正是因為女性的內心更加堅強,所以當第一代大劍的中的男性無一例外的在短時間內變成妖魔後,這個戰士的行列中就只剩下女性的身影。
這個戰場,只剩下貞們孤軍奮戰。
看著被自己斬殺的友人,古妮婭沒有落淚,因為這是不可更改的命運,也是她們存在的理由。
少年吉對於古妮婭來說就像是命運的循壞。時光逆流至許多年前,那個時候古妮婭還是一個被妖魔囚禁的小孩,那時她遇到了即將改變她命運的人,被稱為“微笑的迪妮莎”的第一大劍。
只會笑的迪妮莎已經體會不到人類的感情,無論在什麼狀態下,她都仍只是那個失去了親人將自己封閉了的女孩,直到古妮婭顫抖著抱住了她的腿,說出“我看到了你的寂寞、痛苦,看到了和我一樣的眼睛”,迪妮莎才真正找回了屬於人類的溫暖。於是為了古妮婭,迪妮莎第一次違背組織的規定,動手殺了威脅到古妮婭生命的人類。違背規定的代價是死亡,組織招集了排位元第五至第二的大劍追殺迪妮莎,其中也包括有能力代替迪妮莎登上大劍首位的新人——菲斯納。
擁有了古妮婭的迪妮莎變得堅強的同時卻也變得更加軟弱。在有機會的殺死菲斯納的時候,她並沒有下手,與古妮婭的相處讓她找回身為人類的感情,她放過了來取自己性命的同伴。但是被對勝利的渴望所折磨的菲斯納最終沒有抵抗住內心的欲望,突破極限變成了妖魔,割下了迪妮莎的頭顱後揚長而去。
捧著溫妮莎的頭顱,古妮婭無法原諒被恐懼支配的自己。她輾轉找到了組織,要求將溫妮莎的血肉融入進自己的身體,成為第一個以自己的意志加入“大劍”的人。
迪妮莎的出現使古妮婭成為大劍,而她的死又將故事帶入了一個新的領域——大劍的敵人到底是誰?
當身為大劍的人轉化成妖魔時,他們本身所具有的力量促使他們成為比妖魔更加可怕的怪物,也就是被稱為“異常食欲者”的“覺醒者”。創造大劍的組織利用他們來賺取財務的同時也製造了更加可怕的怪物。對此,組織選擇了用“異常食欲者”這個詞來替代“覺醒者”,向世人隱瞞事實的真相。
殺死迪妮莎的菲斯納就是這樣一種覺醒者,然而覺醒者是不是一條有去無回的路?一直以來,古妮婭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在覺醒前作為人類死去。然而在和拿基履行的途中,她卻意識到自己可以從覺醒的邊緣重新回到半妖的狀態。帶著這種疑問,古妮婭接受了一次獵殺覺醒者的任務。與隊伍會合時,古妮婭發現與自己同行的三人,毫無例外的都經歷了從覺醒的邊緣回到半妖狀態的情況,而這種共同的經歷正是組織派他們來獵殺覺醒者的原因,他們是組織的棄兒。
獵殺“覺醒者”無疑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任務,然而更加可怕的是同伴中隨時可能覺醒的大劍們。再有過一次獵殺覺醒者的經驗後,古妮婭又接受了一次同樣的任務,這次和她搭檔的是排名第四的大劍,奧菲利亞。她是雙手沾滿獻血、臭名昭著的兇殘殺手。無論是人還是妖怪,在她的心目中,只要在不被組織發現的情況下,一概可以斬殺。兇殘的同伴突然變成敵人,古妮婭要面對的是冷酷的奧菲利亞。如果不是覺醒者的出現,或許古妮婭和拿基都會變成奧菲利亞手下的亡魂,趁著奧菲利亞和覺醒者糾纏的時候,古妮婭和拿基逃入了森林。然而繼續在一起,她既無法保護自己,更無法保護基拿。於是,在一片茂密的林中,她與少年分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重逢,只向神祈禱,請保護他。
基拿的離開,代表著故事的一個新開始。不再是闡述存在於這個世界的種種現象和規則,古妮婭需要面對的也不再是簡單的雜魚一樣的妖怪。
雄踞三大大陸的覺醒者頭領們以及隱藏在大劍身後的組織,無論是哪一方都可能奪取古妮婭的生命。
在與基拿失散後,古妮婭被派去極寒的北方之國,與其他24位大劍一起擔任起剷除北方集結的覺醒者的任務。他們都很明白,自己不過是組織的拖延統領北方覺醒者頭領伊士利揮軍南下時間的棋子。
這一行,她們只能有去無回。
守護在冰天雪地之地的24位大劍們與覺醒者們的戰爭是故事發展到這裏最慘烈的一場。他們不得不使用極端的手段,用大多數的人的生命換取一小部分人存活的可能性。踏上戰場的貞們,她們不知道有誰能活著回來,揮舞著的長劍,從今天開始不為了保護什麼人,只為了使自己能夠存活下去。
《大劍》的故事洋洋灑灑跨越了幾代人經歷的時間,直至瓜分世界的勢力版圖逐漸清晰起來,我們也只能說窺見了這個故事的冰山一角。為了生存,連同在比艾陣亡的亡魂,為了有一天能與拿基在這片廣袤荒涼的天地間重逢,古妮婭也將繼續戰鬥下去。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7/07/05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