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Work □

【疑似動周09年刊載】不公平遊戲-《鋼煉》

不公平遊戲
兩三年前的日本動畫市場還沒有徹底顯現出如今這般的頹勢,每年也總能有一、兩部無論是立意還是製作均佳的作品問世。而回顧2003年這一段時間,毫無疑問,馬當屬史愛旗下的《鋼之煉金術師》。
當年的荒川宏還濟濟無名,在一本絕對夠不上一線刊物的漫畫雜誌《少年GANGAN》上連載著他的璞玉之作,直到SQUARE和ENIX兩大遊戲巨頭的合併,這部很可能就被埋沒了作品才得以在動畫領域中被琢磨成一塊寶玉。
對於《鋼煉》的成功,首功當然要歸於提出“等價交換”概念的作者荒川,然而真正將這部本來很容易淹沒在數不清的優秀漫畫中的作品變成經典的,卻是Bones以及動畫的創作者們。
《最終兵器彼女》的作者曾對想改編他作品的動畫創作者們說,漫畫不完結就不會同意動畫化。他的堅持讓觀眾少看到了一部脫離了原作的改編動畫。而荒川則相反,正是因為他的妥協,才誕生了一部雖然在劇情上脫離原著,卻又在內涵上完整地保留了原著精髓的動畫作品。

《鋼煉》的大紅大紫將“等價交換”這個概念深深地釘入了一代人的思維中,幾乎成了與《鋼煉》捆綁銷售的理念。
少年愛與弟弟阿爾方斯為了讓母親復活啟動了禁忌的煉金術——人體煉成,並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們以阿爾方斯的肉體和愛一手一腳換回了母親作為怪物的重生。而為了尋找回弟弟的身體,愛與阿爾方斯兩人又開始尋找“賢者之石”,想以此為契機重新回到命運的正軌上。
放到03年,誰都不會懷疑這個故事表述的就是一種“沒有失去就沒有獲得”的近乎於哲學論題的觀點。然而6年後,當這部作品即將開啟新的篇章時,再去回顧它卻不免開始懷疑,究竟獲得和付出是否真的如同“等價交換”這個煉金術原理所闡釋的一般,可以達到一種使人慰的平衡。
動畫中,愛和阿爾方斯尋找賢者之石的旅程不快不慢、有張有弛,一路上目睹了以女兒換取名聲的人體煉成,也明白了大佐“權利在我手中才能結束漫長的戰爭”的主張。每個人都在用自己所擁有的交換還沒有得到的或者失去的,然而“等價交換”的發生只在元素發生轉變的一瞬間,對於人這種由記憶構成的特殊生命體來說,失去的就算找回來,也依然避免不了曾經失去的事實。
大佐在戰場上奪取了無數人的生命,為了終止這一切,他只好逼迫自己登上權利的高峰,這個代價是他不得不失去另一些珍貴的東西。愛為了換回母親的生命失去了一手一腿和弟弟的身體,為了換回這些,他同樣也要付出其他的代價。
加減法算一算,“等價交換”從來就沒有在人身上發生過,為了曾經失去的,要拿現在擁有的交換,那麼現在失去的,又要用什麼來交換?
當TV版以一個中規中矩地好萊塢續集模式為這個故事畫上一個省略號的時候,漫畫還在繼續著。大佐還用讓“全體女性穿上超短裙”掩飾著自己的脆弱,休斯的葬禮雖然結束但雨還在人們心中淅淅瀝瀝的下著,愛和阿爾方斯也繼續尋找著他們的賢者之石。
06年,漫畫還沒有為這種對於人來說顯然有失公平的“等價交換”做出最終的詮釋之前,動畫提早在劇場版中給出了答案。
《香巴拉的征服者》在劇情上是劇場版的補完,找回身體的阿爾方斯為了與哥哥愛重逢打開了連接兩個世界間的門,同時也為煉金術士的世界帶來了新的災難,為了平息這場災難,愛不得不離開煉金術的世界,與阿爾方斯一同從門的兩端切斷不同世界間的聯繫,最終,阿爾方斯也放棄了煉金術士的身份,選擇和愛一起在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
又是一個得到與失去的故事,可當愛和阿爾方斯以一種釋然的心態接受了這個剝奪了他們煉金術士身份和能力的新世界,並面露微笑時,“等價交換”這個理念已經超脫出了最初劃定的“生命是悲劇”的小圈。
漫畫和TV版的進程是殘酷的演出一幕一幕的故事,目的無非就是告訴你,失去的用什麼都換不回來,結果只能失去更多;劇場版則一反先前的態度,兜了180度的圈子超然道一聲“好好接受失去”。
三年的時間,在“欲望即是痛苦”中掙扎的《鋼煉》似乎也成熟到可以接受事實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道理。那麼,又三年後的2009年,這個實際上已經畫上完滿句號的故事將以怎樣一種全新的面貌重新回到大家的視線中,已然成了最牽動動畫fans心的事。
沒有了水島的監督,也沒有了可謂是靈光乍現的2次創作,09年的《鋼煉》選擇了一種更為保守且主流的演繹方式,將漫畫版二次搬上了TV螢幕。
03年版的《鋼煉》幾乎可說在各個方面都達到了一個高峰,一首《兄弟》幾乎讓所有人潸然淚下,劇情的刪改也鮮有的大獲好評。既有前面的朱玉,這次頂著第二季的名號Re版的《鋼煉》很可能會更加保守,畢竟動畫改編的雖好,但由此培養出的漫畫fans也是一個不容小窺的群體,比之很可能吃力不討好的再改編一次,忠於漫畫版可能是個更好的選擇。

《鋼之煉金術師》漫畫的樸質及動畫的大開大闔皆殊途同歸的講了一個得與失的道理,至於和“等價”有沒有關係,則是見仁見智。
當煉成陣再次出現在面前,值得慶倖的事只有,這一次我們可以期待一個稍稍不同的結局,或許愛和阿爾方斯可以不用流落在他鄉,或許我們可以看到溫蒂可以不用那麼落寞的接受有的人永遠不會再回來的事實,或許……


* 「Work」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4/01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