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 BlahBlah □

【徐飛x俏君】以後

以後
徐飛x俏君

那是10月的香港,潮濕的海風吹過林立的樓宇被青灰的水泥吸去了鹹腥,只剩下膩人的潮氣。
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徐飛和芊芊。大部分時間裏足球bar也不再去,換了一間離公司更遠的臨海咖啡店,用手機帶著耳塞看英超聯賽。
“俏君?”
子山遠遠就看見俏君注視著眼前一塊不到16平方釐米的小螢幕,神色嚴峻一如正在面對殺人無數的兇犯。
“俏君。”
他再叫了一聲,見她疑惑的抬起頭,目光四下搜尋了一遍才定在自己身上,然後又是那個見眉不見眼的笑容。
“子山。”
俏君取下耳機,面前的白瓷咖啡杯已浸染了深秋冰涼的冷氣,她猶豫了一下,還是端起來湊到嘴邊。
咖啡比溫熱的時候更加酸澀。
“我以為你會喝檸蜜。”
還端在半空的手只是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規規矩矩的擱在桌邊。
“是啊,我也以為自己會飲檸蜜啊,什麼時候變成了咖?”
子山倏然覺得有些尷尬,目光閃爍著轉回手上的點單,隨隨便便叫了一杯咖啡。
“大陸地震了,我昨天同阿man通了電話。”



“他們的幸福也好,不幸也好,我都不太想知……”

有時候,她比誰都明白,一些人你記他一世,卻也不能同他一起。

====================================================================
看完刑4之隨便寫的同人,永遠也不會有寫完的一天了。
我對那個結局的怨念只好腦補了。

* 「BlahBlah」目次へ戻る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4/10
Trackback:0
Comment:0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