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晌年光∷

瘋狂旋轉720度

廢柴骸

Author:廢柴骸
囧囧自有神!
雷雷更健康!

有顯示亂碼問題的親,請用IE. 此乃腐女子+半宅之地,絕對女性向。無條件支持赤西仁總受,鳴人總受, 戀次總受,三橋總受,L總受,蛭總受, Dean總受,ETC

過路人愛聼不聼


MusicPlaylist

有愛之地

應援團 龍門客棧 培養皿 隨緣居 8018山雲同盟 天窗聯盟

過路人留言


陳年舊事&記事分類

陳年舊事

記事分類

BO内検索

過路人計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絕體絕命3!法克,我連一個妞都沒上手……

绝体绝命3


終於去打了絕體絕命,我那讓人肝顫的水平熬了一個週日終於在沒有動用老金的情況下順利通關了……
然後捏,娘西皮的,逗我玩呐?我已經很有通關兩遍才能倆妞都上手的覺悟了,竟然還給我個海上浮屍的bad ending。
我不是都打通了麼?!選擇錯誤乃就讓我海上浮屍啊,太狠了,欺負爺我就存了一個檔是不是?!
明天開老金通你兩邊你就爽了,整個一M……

順便說下絕體絕命3的傻X劇情。一個大學生在去學校的路上那麼倒楣遇上大地震,然後奮力逃生,中間遇到倆妞,一個年上,一個年下。然後帶著倆妞逃生的故事……

中間只有兩處需要點耐心和仔細才能通,其他地方感覺難度和FFCC有一拼,我這種菜鳥都可以順利通關……

我曾經覺得冷漠是很好的保護層,只要不去關心,就談不上傷害。
現在我覺得,冷漠保護的其實是旁人,不是自己。
疼還在哪裡,裹起來了,別人看不到不代表它就可以真正被掩埋。
這世界上很多事都不如意,或者說,碰到一件如意的,反而要感激涕零,俯首感謝老天爺的仁慈。

看的透徹的人活得比誰都累,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更可悲的是,看得透不代表放得徹底,回過頭,還要照著俗人的軌跡蹉跎完這一生。
可憐的,就是我這種半調子。

【?x Nari】金魚缽

金魚缽

華之章

戰國末年,隨著冬夏兩陣豐臣餘黨被盡數殲滅及數位大名的相繼辭世,紛亂的戰爭年代終於宣告結束。
既有公家血統又身為武家名門的北條直政作為僅存的千萬石大大名自然上絡領了關白之位,分崩已久的武士階級也漸漸以北條氏為中心統合起來,這此後便是延續了300餘年的北條幕府時代。
北條幕府時代的第一件大事莫過於將將軍家從封地遷至江戶,集當時幕府財力全力興建的江戶城至今仍屹立在四面環水的石基上。
與此大興土木之時,以大和為中心,猿樂這種藝術也開始在和平年代展露頭角。故事就從當時倍受東大寺高僧推崇的藝人觀阿彌開始講起。
觀阿彌在以猿樂師身份活躍於京都之前,原本是寺中的喝食,老家在越後一帶是低級武士出身的佐佐木一族。
本家的三子相繼成年後,身為側室所生的麼子地位實在可有可無,於是天正元年,乳名尚為犬若丸的佐佐木藏之助就被送到叔父所在的高野寺,後輾轉來到東大寺時,已是名聞天下的觀阿彌了。
那時往來寺院的以公卿居多,從久居上位的大貴族身上習得的風雅舉止後來也通過觀阿彌改變了猿樂的表演風格,至世阿彌與犬王的時代再也找不到當初市井文化的影子,此也是後話。


=================我是提前出現的結局的分割線===================

天正xx年,成宮貴在櫻島一間簡陋的木屋裏走完了人生的最後幾日。

那幾天,像是上天有意讓他再看看落英一樣,花開的比往常早了半月有餘。成宮的精神也格外好。等櫻花都落淨了,那突兀的一片殘景仿佛也連帶抽幹了他的生氣,直到彌留之際,他手中仍攥著落櫻下寫的信。
成三郎問他信可是要拖給誰,附在他嘴邊細細的聽,也只能聽到有一下沒一下綿軟的吐氣聲。
最終,他只低低說了句,“同我一起葬下”,就再也沒有開口。

成宮病逝的消息傳到江戶已是半年後。
起初,曾一睹世阿彌風采的人,也裝模作樣的揩幾滴淚,歎一聲惋惜,但留言止於四十九日,更何況只是一介名不過一時的猿樂師呢。很快,江戶城中就再也聽不到世阿彌這名字。
倒是曾受過成宮一恩的未進坊在遞上茶碗時,支支吾吾同將軍提了一句。於是,從水戶家佬那裏得來的松壽丸直挺挺落在了膝邊,鴨蛋黃色的正絹倏然被染上了一層烏塗的茶色。
未進坊眼見著千金難求的松壽丸開了一島小縫,心中百隻貓兒發了瘋似的撓著卻也不敢伸手去拾,只用眼角瞄將軍的臉色。這一瞄,殘陽也逐漸消去了,只剩一抹猩紅。
那晚,有人見到從小與將軍一起長大的松平廣忠大人偷偷離開了江戶城,大奧裏的人一概噤聲,任誰問,都說松平大人回薩摩探親去了。
松平廣忠從水路出發,來到櫻島時早已入秋。刨開枯櫻的樹根時,刺鼻的氣味立時鑽進肺裏。用粗布堵住口鼻,眼睛又被刺得生疼,松平從狹小的木盒中翻出的那封信,已經被潮氣腐蝕了大半,只剩下零星的、柔軟的紙片。
回程的一路上,松平廣忠小心翼翼的將殘片粘合在一卷絹上,用沉木香裏裏外外熏了,卻仍可以嗅到滲透到絹絲裏的腐朽死亡的味道。
那卷裹著櫻島潮氣的白絹程到將軍手上時,將軍只得對這那些根本湊不成完整句子的假名啞然失笑。

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如同水戶家送來的松鶴丸一樣,再華美也終究要與一條裂縫為伴。

==================================================================================

不知道為啥,想寫個關於能劇的同人。然後想把真實的歷史和杜撰的東西全部融合在一起。
於是出來這麼一個東西……當然,還是個坑。

【09年遊小説刊載預定】沃納特的黎明

時間是2月的第一天,超級碗的硝煙剛散去不久,深夜潮冷的空氣中還彌散著過剩的佛洛蒙。沃納特先生帶著醉意駕車離開了老傢伙——一家開了近30年的破敗酒館,在他年輕的時候這家酒館就靜靜的坐落在美景鎮的小廣場旁。
沃納特高中時代曾是風光無二的明星四分衛。校際賽大獲勝後,他總是和隊友一起來老傢伙坐坐,那時的老闆對著假身份證一樣會賣他點薄面,推來兩杯冰鎮啤酒。
可自從新老闆從牆上取下那張20多年前他捧著州冠軍獎盃的照片後,就再沒人提起滿臉折的老沃納特的昔日,除了他自己。
如今,當沃納特癱在吧臺上指著掛在牆角的電視訴說當年時,酒保也只是伸手拿過那張油漬漬的十美元,出於人道地為他再添上半杯波旁。

夜風吹散了酒氣,沃納特多少變得清醒了。他試圖搖下車窗透透氣,但搖柄轉動的吱扭聲卻伴隨著卡死的車窗戛然而止。
這是一輛歲數與他相近的破卡車,“你不能要求它太多”,那慈這麼想著,茫然的目光落在道路中央的黃線上,此時它們正以規整的頻率劃過。
車燈範圍內的道路像催眠儀般,每隔幾秒鐘重複一次相同的畫面。收音機裡傳來晚間脫口秀節目女主播激昂高亢的演說,沃納特的太陽穴嗡嗡作響。
“這年頭女人都打了激素。”
沃納特嘟囔著,不耐煩地低頭摸索到收音機旋鈕,借著車內昏黃的光線,沃納特順便看了眼時間,差20分鐘正到午夜。
電波嘶嘶拉拉的衝破夜空,旋鈕快轉到底時,夾雜著雜訊的喇叭裡才隱隱響起一首老歌。沃納特隨著歌聲搖晃著發福的身體,歌詞他只記得一半,在他最風光的時候,曾經在舞會上伴著這首歌與返校皇后翩翩起舞。
沃納特試圖回想起這首歌的名字,然而眼前一晃而過的影撞碎了他的美好追憶。輪胎在公路上摩出數道弧形的擦痕,殘舊的卡車像一具半個世紀前就被丟棄在這偏遠公路上的屍體一般亙在路中央。
沃納特跳下車,借著車燈查看四周,可除了從他破車上滴下的機油外,再也沒有其他污漬。
剛才的發生的一幕在沃納特被酒精過度侵蝕的腦中慢慢褪成一種幻覺。他啐了一口,這才上了車。
卡車發動時冒出的濃煙轉眼就淹沒在無際暗中。
經過剛剛那一幕,停留在老沃納特脊背上的顫慄感令他變得清醒,連同其他感官一起被無限擴張,似乎在這夜晚足以觸及目光所不能達到的更遠處。
沃納特嗅到潮冷的空氣中不知何時開始夾雜了一些無法辨別的腐臭,像卓爾帕爾家的畜牧場,混著牲畜的排泄物和生肉濃厚的血腥味。沃納特的精神被這種無端的味道徹底吸引住,在嗅覺佔據了全部神經的同時,強烈的衝擊感從車身傳遞過來。他的前額猛撞向方向盤,刺耳的電笛穿透暗,驚起林間休憩的鳥撲簌著翅膀飛向更高更安全的枝杈。片刻後,隨著沃納特身體的滑落,一切騷動又複歸於平靜,像什麼都未曾發生。
沃納特琢磨著下回應該讓龐姆金順便修一下安全帶,和大腦的清醒相比,變得沉重的身體拖著他墮入暗。
闔上眼前,沃納特的腦海中又響起了返校舞會上的那首歌。
叫什麼來著?
最後,沃納特想到。

不知過了多久,沃納特從昏迷中逐漸蘇醒過來。
低沉雜亂的電波透過破舊的汽車音響像耳鳴般直透腦海。
沃納特勉強摸到收音機開關,但無論他按向哪裡,它仍執著的工作著。他拉住方向盤,那東西在滑動了半圈後停在中途。瞬間,沃納特胸口漫上一陣強烈的不安,腐臭和血腥味充斥在鼻間。他幾乎是掙扎著回到駕駛座,喘過幾口氣後稍稍鎮定下來。
照常理說,這種地方半夜不會有人,如果撞到什麼也應該是附近牧場裡跑出來的牛。
從整備箱中摸出的手電筒已經太久沒有使用,沃納特在車座上磕了幾下才忽閃忽閃的亮起了暗淡的燈光。他嘗試著挪了下腿,立時從腳踝傳來尖銳的疼痛。
“哦,我親愛的上帝,你真會開我玩笑。”
燈光下,沃納特看到自己左小腿上不知被什麼劃開了一道近十公分的傷口,猙獰翻卷開的皮肉上凝著半幹的血痂。
沃納特扯下一截衣袖胡亂包裹住傷口,深吸口氣後蹭下車。他甚至顧不上用悶哼來緩解一下疼痛,便急忙舉起手電筒向輪胎下搜尋。
卡在車輪下的物體被碾得血肉模糊,看上去像一截人體斷肢。沃納特倒抽一口涼氣,脊背上細密的寒毛統統立了起來。
燈光循著拖拽的血跡直至它消失在路邊低矮的灌木從中,沃納特此時比方才放心了些,沒人在被碾斷肢體後還會自己爬走。
“這可不合邏輯。”
沃納特叼了根打卷的香煙,兀自顫抖的手從口袋裡摸出半盒火柴。火星在暗中亮了又迅速地暗淡,像故意和沃納特作對一樣,在他的腳邊堆積成一小攤。
沃納特猶豫地盯著僅剩的一根孤零零的火柴,歎了口氣,連同香煙一起揣回上衣口袋。他試著晃了一下左腿,輕微的疼痛提醒著他那裡還有一道傷口。
“糟糕,這樣可沒辦法開車……”
沃納特翻開手機,他想起前些天在暴風雨中損壞的發射塔似乎就在附近。果然,那僅剩的一格信號嘲弄般的停留了一秒後隨即消失。他向前方望去,就在手電筒燈光所及的不遠處有個岔口連接著一條簡單鋪設過的小路,標識牌上清楚的印著加油站。
“或許能弄輛拖車來,”沃納特在保險杠上用力磕了下手電,燈光閃爍了幾次,倒是比剛剛更亮了些。
“明天還要給警長打個電話,修車的錢不能我自己付,誰的畜生就該他負責。”
手電筒時明時暗地照在路上,牽引著沃納特走向灌木林的更深處。

通向加油站的路比往常更加漫長,沃納特屏息以最快的速度前進。他似乎總感能覺到身後有什麼不急不緩的跟隨著他,匍匐在灌木叢中,摩擦著枝椏發出一陣陣喳喳聲。
沃納特不斷告誡自己這是因失血而產生的幻覺,但與理智相反,心臟急速的跳動,不斷向大腦泵上新鮮的血液。過度呼吸使他幾乎處於眩暈的狀態,直到燈光終於清晰地勾勒出加油站完整的輪廓,他才松了口氣。
“開門!”
沃納特用力拍打著玻璃門,他不知道有什麼在他的身後,但野性的緊迫感不斷地催促他。
“混蛋,給我打開這該死的門!”
“閉嘴,狗屎,給我安靜點。”
沃納特剛要出口的咒駡被緊貼著玻璃門的槍管頂了回去,不上不下地卡在喉嚨間。
“夥計,你要幹什麼?我可不是來打劫的。”
沃納特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帶武器,但舉著獵槍的年輕人像被什麼嚇得驚慌失措,神經質地抽著肩膀,槍管死死的抵在門上。
“離、離開這!該死的馬上給我離開。”
“什麼?!你看我受了傷,我現在需要藥品,馬上。”
“受傷?”年輕人順著沃納特的指示看向他的小腿,滲出的血在小半截衣袖上染出了一塊暗紅的瘢痕,“狗屎,狗屎……”
年輕人焦急的跺著腳,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將槍管對準沃納特大喊道:“你他媽的被咬了?!”
“我他媽的出了車禍!”
“說謊!你一定是被那些東西襲擊了,不行,絕對不能讓你進來,絕對不行。”
“狗屎,我……”
“退後!我說了退後!”
沃納特在心裡詛咒了一萬遍,但面對雙筒獵槍還是很老實的後退了幾步。

-TBC-

詳見《遊小説》

【09年9月號漫小説刊載】帝女桑

此時正值開元三年農曆六月中旬,全年暑熱最盛之時。
碩大的太陽低懸在門樓頭頂上,烤得當值的差人從耳根子紅到領下,曬打了卷的皺巴巴的皮兒,髒手一抹就簌簌地滾進衣裡。
羅羅端著酸梅湯一屁股拽在仙客樓二層臨街的長椅上,一口氣把湯汁灌了進去,臨了還砸吧下嘴。
“我說,你就不能少喝點小姐們的東西?”
說罷,羅羅對面年不過六、七歲的丫頭搖了下手中的酒葫蘆,盤在耳後的髮髻遙遙欲墜地跟著抖了抖,掉下兩撮打綹兒的碎發。
“空了,去給我打上。”
羅羅接過酒壺,瞥了丫頭一眼,嗤的一聲從鼻裡噴出一股子熱氣,正打在她腦門上。貓騷味兒熏得丫頭一陣眩暈。
羅羅一咧嘴,森白的兩顆獠牙嵌在牙槽裡,被光一晃,白花花的比銀子還好看。
“你就白裹了一張人皮。”
丫頭不搭理他,靠著欄杆看長安街上的人流。流浪藝人帶著獸首面具,耍得朱紅綢帶在人群中一起一伏。定睛一瞧,碇藍色的虎頭,血盆大口呲著牙,原來這藝人唱的是民間的伏魔小調,一半像念咒,一半倒像是街頭常聽到的小曲,吱呀著拐了八百六十個彎。
今天唱的是修仙人在北海遇到青面獸,不眠不休地追了七天七夜才將其收服,丫頭聽到興頭上,哼哼唧唧地跟著唱起來。
羅羅掐著酒壺心裡跟捏了丫頭脖子一樣舒暢,轉眼卻瞧見她跟著不成調的荒腔打拍子,心頭火又躥起丈高。
丫頭回過臉盯著羅羅,幽的瞳仁襯得膚色死寂般的白。
羅羅喉頭一緊,轉身下了樓。
丫頭下巴擱在欄上,瞧見羅羅的背影穿過人群奔向酒館,長髮在日光下像乾燥的柴草,揪在後腦勺上足有小兒手腕那麼粗。枯發消失在綢布後,只剩碇青的面具還在跳躍,倏然間,一張熟悉的面孔竄入視線。
桃花一樣粉嫩的臉蛋上單邊埋個淺梨渦,杏眼飽含水汽,輕輕一瞥也是顧盼生姿的架勢。丫頭愣了下,那是一張似曾相識的臉。
那小娘子拎著竹編的籃子,碎步踩在青石板上。方走到茶樓下,丫頭耳邊就傳來細細的抽氣聲。
“瞧,那是陳二家的小寡婦,可惜水靈靈的,今年才雙十年紀就已經死了三個男人。”
“可不是,可惜那掐得出水的臉蛋,楊柳小腰。”
漢子嗞嗞嘬著熱茶,蒸出的汗水順著額角跌落浸濕了衣衫。一旁搖著摺扇的秀才似有些看不下去了,撇頭扭了半拉身子,但又捨不得小寡婦的八卦,探頭豎耳仔細聽著。
丫頭覺著好笑,乾脆跳下長椅,甩開小短腿直奔樓下。
實木梯咬得不怎麼牢靠,踩在上面蹭出刺耳的摩擦聲。丫頭身量輕薄,倒也沒人注意到她這時正扒著樓梯扶手窺視。
掌櫃掛著唾沫星子的嘴角拉得老高,從肥厚的唇間瞧得見兩顆金板牙,生怕人端詳得不夠仔細,又將嘴扯開幾分。
掌櫃抬手招來夥計舀酸梅湯,自個兒拿過小銅秤給寡婦稱了些玉露團子,抬眼瞄見小寡婦眸如秋水,心下蕩漾,趕忙又添了兩塊才拿油紙包好遞過去。
小寡婦接過油紙包時掌櫃趁機揩了把油,小寡婦“哎呦”一聲,羞得面色赧紅。
茶樓裡立時炸了鍋。
小寡婦面皮薄,被人一起哄恨恨地跺了下腳,伸手去搶酸梅湯。 瑩白如脂的手腕在面前晃啊晃啊,丫頭瞅得雙眼發直。
羅羅一踏進門就瞧見一屋子躁動的漢子,眼角余光瞥見少婦,登時心下了然,緩步踱到樓梯口一扭身坐到丫頭身邊。
“哈喇子都下來了。”
把酒壺掖進丫頭懷裡,羅羅抹了把汗才得空仔細打量起陳二家的寡婦,那搖晃著的小身段隔著樓梯欄杆更是皮影片兒似的若隱若現。
羅羅正看得入神,丫頭騰地一下子站起來,踮著腳尖把大半個身子探了出去。
“至於麼,”羅羅一抹鼻子,“把眼珠子剜出來給人家當耳墜子得了。”
“我說你毛癢了?”
羅羅瞳孔一縮,細細的一條縫兒,目光直落在丫頭手裡捏著的青玉墜子上,立馬縮起脖子。
丫頭拎起羅羅的後脖頸子,“快起來,好好跟著去探探路,晚上咱偷香去。”
羅羅嘴角一抽,仰脖卻見丫頭大半張臉隱在樓梯間的陰影裡。
“等天了我就去,我不到,你不要做多餘的事。”
丫頭把青玉墜子掛回頸間,幼滑的玉石刺溜一下子鑽進衿裡。她沖羅羅擺擺手,三步一晃地爬上樓。

-TBC-

詳見《漫小說》




BACK ≪  TOP  ≫ NEXT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